《他说死了都要爱,我偏入他小叔怀》温月宫恒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他说死了都要爱,我偏入他小叔怀

更新时间:

主角叫温月宫恒夜的小说叫《他说死了都要爱,我偏入他小叔怀》,本小说的作者是掌心有颗糖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娱乐圈+女主前期魂魄后期回归+男二追妻火葬场+酸酸甜甜】温月死后才知道,自己只是恶毒炮灰女配,衬托女主的假千金。男主是面前这位被她鬼压床的,她未婚夫的小叔,宫恒夜。看着压在自己身上已经自杀身亡的人,宫恒夜语气淡定:“想报仇?飘错房间了。”温月看着面前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主,缓缓摇头:“没飘错,就是你了......

《他说死了都要爱,我偏入他小叔怀》精彩内容

少女抱着男人劲瘦的腰身,仰着小脸,将柔软的唇朝前送,贴在了男人同样柔软的嘴唇上。

轻轻厮磨了两下,然后抿抿嘴巴,噘嘴嘟囔,“小叔,你的嘴不硬的哦,为什么人总是硬邦邦的呀,好讨厌。”

男人的呼吸落在少女耳边,带着轻浮的笑,“那可能,是我们小月亮亲的地方不太对?”

温月茫然的眨眨眼,很努力想要看清眼前男人的模样。

可不管她怎么努力,也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只是这个声音好好听,磁性温柔,让她心尖尖都是痒的。

她收紧抱着他腰身的手,低头,脸颊很是依恋的他颈上蹭了蹭,声线绵软而懵懂,“那应该亲哪里呀?”

他低笑着,唇落在她耳尖,湿热柔软的摩挲着,轻轻哑哑的缠绵~

可温月还没听清他说得是什么,就被手机铃声惊醒。

她睁开眼,揉着胀痛的太阳穴,顺手接听了电话。

还没来得及细想那个暧昧而古怪的梦,就听到宫宸的声音,“月月,夕宝刚才吃安眠药自杀,我有事想跟你商量。”

温月慢吞吞坐起身,“什么事?”

宫宸略有些迟疑,“我现在过来,当面跟你说。”

他挂了电话。

温月皱眉,点开了热搜。

#温夕曾被潜规则#这个词条已经爆了好一会儿了。

视频里,调笑声伴着女孩儿的哭求声,秃顶的中年男人把穿着暴露的少女搂坐在怀,嘴对嘴灌酒。

“求你了,放了我吧~”

“来了这地方还装什么清纯,不愿意用酒杯喝,是想让老子用嘴喂你?”

就算做了特殊处理,看不到人脸,声音也做了变声,却还是轻易就让人明白发生了什么。

难怪,温夕会吞安眠药。

随着这条热搜之后,#温夕自杀#的热搜也冲了上来。

她的粉丝都快疯了。

‘心疼夕宝’、‘夕宝别哭’、‘夕宝还有我们’这样的评论在微博以及各论坛刷屏。

而温月看着这些,没什么太大反应,她更想知道,宫宸想跟她商量的到底是什么事。

起身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又想到了那个梦。

梦里,她叫的好像是“小叔”?

温月被吓到了。

能让她叫小叔的只有一个人,她未婚夫宫宸那位,权势滔天却冰冷不近人情的小叔,宫恒夜。

温月觉得自己可能这段时间真的快被压抑疯了。

不然她怎么会在梦里,主动抱着那个男人甚至去亲他,还敢跟他说那样大逆不道的话?

她混乱的胡思乱想间,宫宸来得很快。

他也不负她所望,要跟她商量的事,很荒唐。

“你的意思是,让我承认自己是视频中的女人,替温夕背这个锅?”

温月本来以为,不管再发生什么都不可能再刺激到她了,她可以像她的心理医生说的那样,试着放手,试着放过自己。

可她发现真的很难。

她笑了,“宫宸,我不会承认的,视频里的人不是我。”

宫宸神色痛苦,握着她的手,“宝宝,夕宝当时什么情况你比我更清楚。这不是她愿意的,何况当时她并没有被侮辱。”

温月挣脱他,“我当然清楚,那你还记得当时是我救了她吗?宫宸,我没有不让你们澄清,可你们澄清就好,为什么要让人以为那是我?”

宫宸也很烦躁,“普通的澄清是没有人信的,总要有人出来承认。”

他其实也不想这样,可现在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

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澄清永远没有人看,必定会留下污点,让有心人误会。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大家以为视频里的人是别人。

反正温月的风评从来就不好,之前也有很多乱七八糟的视频照片冒出来说是温月。

在宫宸看来,多点少点其实没什么区别,这次的视频跟以前那些假的视频照片都差不多。

只要他相信她,他始终爱她,就够了不是吗?

“宫宸,我是你未婚妻,我们明天就要举行婚礼,现在你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你未婚妻是这样的人,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因为我爱你,我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你。可是夕宝不一样,她还没有恋爱,她以后还要结婚。那些男人不了解她,只会以为视频里的都是真的,那她该怎么办?”

宫宸揉了揉眉心,压抑着暴躁,“何况你爸妈也同意这样做,反正我们已经要结婚了,可夕宝的未来还很长。温月,你身为姐姐就不能懂事点儿吗?”

“让我牺牲自己承认这种事,这叫懂事?”

温月情绪彻底崩溃,无法自控了,“如果视频里的人是我,我不会犹豫。可她不是我,我凭什么要承认!”

宫宸脸色彻底冷了下去,“夕宝是你妹妹,她现在因为这件事吃安眠药想要自杀,如果不是她助理发现得早,现在她可能已经不在了,这是这件事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

温月,我希望你能明白,这是我们欠夕宝的,我们必须得还她。

你自己好好想想,我去影视城那边看看她,会尽快赶回来。”

他不再同她纠缠,摔门出去。

温月闭上眼,眼泪无法自控。

什么放过自己,什么放手?

要怎么放过?

再然后,是妈妈打来电话,温温柔柔的同她说:“月月啊,这件事妈妈知道是委屈了你,可你也知道,夕宝她受过的委屈太多了……”

无数次重复的话,温月已经听得麻木。

她什么也没再说,因为她知道,她说什么都没有用。

她收拾好自己,一个人去了婚纱店。

换婚纱的时候,宫宸操作的热搜上去了。

#视频中女生是温月#、#温月离家出走后靠潜规则出道#。

这下,网络彻底爆了。

-我操我就知道是温月那个贱人!

-她到底要不要脸啊,自己做的事竟然诬陷夕宝?

-妈的瘟疫贱婢去死啊啊啊啊。

-真的好贱,视频里装得不要不要,实际上别人说得对啊,去那种地方还装什么清纯,不想要就别去啊。

-想到我曾经还粉过她给她投过票就觉得恶心想吐。

-瘟疫烂逼去死。

评论污言秽语,难听至极。

而温月换好婚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黑发红唇,五官精致,巴掌大的鹅蛋脸上明眸清澈,温柔动人。

雪白的鱼尾婚纱样式简单,却掐得她腰身格外纤细,肩颈线优美如天鹅,也衬得她肌肤更加白如冷玉。

店员一边惊艳,一边又暗暗唾弃。

这么漂亮,可惜人品不行。

温月知道这些人看她的眼神,可她此刻格外平静,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忽然又想到昨夜的梦。

真好啊。

梦里的她,还那么单纯懵懂。

她勾唇笑了笑,把婚纱换下来,给店长留下地址,“帮我把婚纱送到这里。”

店长疑惑:“不是说好了明天一早我们带着婚纱过去酒店吗?”

温月只是浅声道:“不用了。”

没有明天了。

回到她的公寓后不久,婚纱就送了过来。

温月倒了杯红酒,坐到落地窗前,打开手机。

短短几个小时,热搜榜上,除了她的那些热搜,就是温夕和宫宸的名字。

#宫家三少宫宸现身医院。#

#宫家三少公主抱温夕出院,疑似恋情曝光?#

热搜上,粉丝从担心变成了嗑糖,尖叫声不断。

温月轻轻划动热搜上的照片。

从宫宸大步进医院,到不久后抱着人出来。

高挑修长的男人将娇小的女人横抱在怀,低眸注视间,侧颜温柔。

就算不加滤镜,也是满屏的粉红泡泡。

不过同时,这样的热搜也让人怀疑。

-如果我没记错,宫宸是温月的未婚夫吧,两人不是已经要结婚了吗?这姐夫和小姨子,不太可能吧?

所以很快,有了#温夕疑似小三#的词条。

不过这条热搜很快就被温夕的粉丝冲了,点进去,全是辱骂温月的。

-笑死,说我们夕宝小三?三谁了,温月吗?她配吗?

-就一人尽可夫的假千金,现在潜规则的视频还挂在热搜上呢,就这还想嫁给宫宸?

-已经被围观嘴对嘴喂酒了,和她结婚?宫少是嫌自己不够绿吗哈哈哈。

-如果不是瘟疫抢了夕宝的人生,跟宫宸青梅竹马的也该是夕宝啊,轮得到瘟疫吗呵呵?

-靠卖上位的,还做什么宫家少夫人的美梦。

-就算三也是瘟疫三了我们夕宝好吧,贱不死她。

-支持夕宝逆袭上位,我们真千金就该有真千金的样子!

温月指尖轻颤,睫毛也颤了颤。

就在她想退出热搜的时候,妈妈又打了电话过来,“月月,现在我和你爸爸哥哥正赶去夕宝那边,你今天晚上就不用回温家了啊。”

温月低低“嗯”了声:“好。”

妈妈又迟疑着问:“对了,那个小三的热搜不是你买的吧?”

可能因为视频的事儿,他们现在怀疑她想报复?

温月笑了,看着杯子里的红酒,“我没有。”

妈妈像是松了口气,“不是你就好,我刚还跟你爸和你哥说,那买热搜的人简直太过恶毒了。我跟他们说了,让温氏那边法务部去澄清,那些骂我们夕宝的人绝不能放过。”

温月又“嗯”了声,什么也没说。

她只是低着眼睫,一滴眼泪滴落进红酒杯中,溅起血色涟漪。

她想说:可是妈妈,在热搜上一直被骂的人,明明是我。

挂了电话,温月喝光了杯中的红酒,红酒杯碎落在地。

温月靠在落地窗的玻璃前,安静望着窗外。

灯火繁华,璀璨明媚。

不知道过了多久,宫宸又打来电话,因为之前的争执,他略显迟疑:“月月,你睡了吗?”

温月很轻的“嗯”了声。

目光依然望着窗外,泛散得几乎破碎。

宫宸听着她的语气,感觉她可能没再气了,便又解释,“和夕宝的热搜我才看到,你别误会。”

温月弯唇,声音轻得像要飘起来:“原来,你还会怕我误会吗?”

宫宸又沉了音色:“温月,你知道我对夕宝只是对妹妹。夕宝最怕医院,不愿意住在医院,我只好抱她回酒店。说来,她怕医院这事儿,也是你的缘故。”

温月笑笑:“我知道。”

因为十八岁那年,她把温夕推下了水。

大冬天的温夕差点冻死,发烧住院七天七夜,落下了害怕医院的阴影。

当然,也因此被温家发现了她是温家曾经丢失的亲女儿,成了温月的妹妹。

见她情绪稳定,宫宸放下心来,“伯父伯母已经到了,可夕宝还在发烧。你知道的,她每次发烧就得折腾好几天,我不放心现在走。”

顿了顿,他终于说了重点:“明天的婚礼我跟伯父伯母商量了,现在的情况,他们肯定也要留在这里照顾夕宝,没有办法赶回来。

所以我们决定把婚礼延后几天,等夕宝彻底好了再说了。”

他们商量了决定了,然后来通知她。

温月握紧手机,声音轻颤:“他们赶不回来又怎么样,你回来不就好了吗?宫宸,明天是我们结婚,他们在不在有什么关系?

还是说,你终于发现视频的事儿让你丢人了,我这样人尽可夫的女人,其实配不上你是吗?”

“温月,这时候别作了好吗?”

宫宸语气瞬间就不耐:“你知道我没有这么想。”

他语气严肃,“夕宝是你妹妹,你的父母哥哥也都在这里,你难道希望我们的婚礼他们不能出席吗,你为什么总是这么不可理喻呢?”

温月看着落地窗上倒映出的自己的影子,毫无血色的脸,眼底全是憎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成了别人眼中格外恶毒不可理喻的人。

温月不敢再看自己,她缓缓闭上眼,在那瞬间几乎失去了所有力气。

“好,我知道了。”

她一松软,宫宸也温柔了,“宝宝,其实这次婚礼本来也很仓促,你之前忽然说要结婚,我就觉得不太好。

现在这样也好,我们有更多时间准备。我保证会给你最完美的婚礼。你听话,好不好。”

温月弯唇,“好。”

她看起来很听话,宫宸彻底放下心来,温柔道:“宝宝,我爱你。”

温月睫毛轻颤,又听他说:“不过你也知道的,夕宝就是个小孩子脾气,她以前没有被疼爱过,现在好不容易回来,我们自然都想多补偿补偿她。”

她知道的,她知道的。

他的每一句都是她知道的。

是,她当然知道。

他们都欠了温夕。

除去温家父母和哥哥,最想补偿温夕的就是宫宸了。

因为小时候,就是宫宸带温夕出去,弄丢了温夕。

那之后,宫宸就一直带着愧疚的活着。

挂了电话。

温月再次点开热搜,今天的热搜可真热闹,从早到晚就没歇过。

温氏的澄清早在两个小时前就已经上了,微博内容:「温夕是我们董事长的亲生女儿,温氏的嫡亲小姐,同宫宸先生关系向来友好亲密,绝无热搜所言小三之举。恶意揣度辱骂我们二小姐的,已经尽数取证,咱们法庭上见。」

-啊啊啊啊,温氏霸气护女。

-亲生女儿呢,嫡亲小姐呢,某些不要脸的贱货知道这什么意思了吧?

-向来友好亲密是怎么个亲密法啊嘿嘿。

-果然啊,真千金就是真千金,这就是团宠吧。

-宫宸点赞了啊啊啊,我又嗑到了。

-所以宫宸喜欢的是温夕吧,看来瘟疫才是那个三啊,果然没有冤枉她。

-我要是瘟疫,我早就去死了,反正活着也是惹人厌。

温月目光定在这条评论上,好久都移不开。

然后,她垂眸看向地上破碎的酒杯玻璃,慢慢捡起一片。

割破血管的感觉,似乎也没有她想象中疼。

只是死之前,她看着自己手腕上涌出的血,还是给宫宸打了个电话。

宫宸温柔着声调:“宝宝,怎么了?”

温月的声音漂浮着,连她自己都有些听不清:“宫宸,我有些不舒服,头很疼,你能回来吗?”

回来帮我收个尸。

宫宸显然不信她,“又作什么呢?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会无缘无故不舒服?”

“何况我就算现在开车回来也得两个多小时,你如果真不舒服,就打电话给家庭医生让人来看看……”

说到这里,一道略显嘶哑的病弱女声穿插进来:“阿宸哥哥,我忽然不想吃莲花藕羹了。姐姐不舒服,你回去看看姐姐吧,别担心我,我没事的。”

是温夕的声音。

宫宸,“没事,还不算晚,我出去看看哪里有卖的。夕宝想吃,宸哥哥就算跑遍全城,也会给夕宝买到的。”

温月眼前已经有了重影,脑袋昏昏沉沉的,却把他们的对话听得明明白白。

她没有再说什么,挂了电话。

也许是将死了,她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昨天夜里的梦中。

男人有力的手臂扶着她,低头在她耳边低笑,嗓音磁哑,“那可能,是我们小月亮亲的地方不太对?”

小叔……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权倾盛世

    1权倾盛世

    糖炒栗子| 古代言情

    前世,她错信人渣,助他称帝,却最终落得家人惨死的下场。“阿卿,我来晚了……”一只穿云箭刺穿胸腔,那个男人到死都将她紧护怀中。重活一世,她立誓踩渣男斗绿茶,死心塌地的追随他。“安王殿下,您缺暖床吗?能打仗,能安邦,还能生娃的那种……”这一世,她将性命交在对方手里,随他远赴边关,助他攻下京都,伴他登基称帝,权倾盛世,携手一生。

  • 2 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2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云起莫离| 豪门总裁

    民政局内,她的继妹和男友偷偷领证。民政局外,她看着同样被甩的男人。“先生,我们都被甩了,不如凑合一下也领个证?”“可以,但要履行义务。”“成交!”露水夫妻,合拍虐渣,人前他宠她上天,人后他却不爱她。离婚后,他却失魂落魄,幡然顿悟,千里追妻。墨肆年:老婆,跟我回家!白锦瑟:纠正一下,是前妻!你家也不是我家!墨肆年:那你把偷我的东西还给我!白锦瑟:啥?墨肆年:心!白锦瑟:...吓死她了,还以为这货来要儿子了。

  • 3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3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程小澄| 现代言情

    十年婚姻!安暖以为自己嫁了绝世好男人。殊不知,这个男人却将她亲手逼上死路!他以婚姻的名义玩弄她的感情,算计她的家产,甚至灭掉整个安氏家族,只为博真爱一笑。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让她一朝重生在了十年前!这一世,她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让他的家族灰飞烟灭,让他的情人不得好死,她要让那些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百倍偿还!为此,她重生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不应该去招惹的超级大佬!本以为他们的婚姻不走心,却没想到,婚后被大佬宠坏了。

  • 4 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4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仅年| 穿越架空

    "我凭啥少说话,你怎么不问问他媳妇怎么骂我的?谁还不是人身父母养的,凭啥让我忍着?"夏念噌的一下火就上来了。顾子墨捏了捏额头,"东晟,你先回去吧。"付东晟一看气也出了,两口子也打起来了,甚是满意。

  • 5 被八千暗卫接走王爷傻眼了

    5被八千暗卫接走王爷傻眼了

    云月| 穿越架空

    前世,她是天才军医,一次意外魂穿成了闲王妃。大婚之日,遭人算计,她得以重生。本是骁勇善战的将军之女,却成了无数人的笑话废物。她的到来,势必改变这一切。随身系统,以血救人,翻手为毒,覆手为医,她的出现乱了谁的心!一场相遇,一世生死,注定,不甘平凡!他是大梁国赫赫有名的闲王,却也是暗夜中的狼主,他的隐藏足以世间震荡,却甘愿为她倾尽一生,擎天而立。他说:“本王可为云儿夺下天下,自然可以为云儿放开这天下,与云儿比,这天下又算得了什么?”

  • 6 第一战神杨风

    6第一战神杨风

    水中鱼| 都市生活

    五年前,他是流浪汉,为了冲喜,成为叶家赘婿。五年后,他是第一战神,手握百万雄兵,权势无双。他牵起妻女的手,就要给她们一个世界......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