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公主恕罪》小说大结局精彩试读 李长乐穆川小说阅读

重生之公主恕罪

更新时间:

小说主人公是李长乐穆川的小说叫做《重生之公主恕罪》,本小说的作者是红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舞阳公主,骊山秋猎,深情错付。他长枪相逼,她怀着身孕,临死前告诉他,“穆川,你终会后悔。”他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孤寂地活了二十余年。可再次醒来,她依旧笑靥如花。他以为是老天有眼,让他赎罪。岂知眼前的女人早以不是曾经的李长乐。...

《重生之公主恕罪》精彩内容

第1章兵临城下

皇城之上,尸横遍野,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之中,一团团的血色烟雾将整个金陵城团团包围,宫阙之上丧钟悲鸣,城楼上女子身穿丧服,头戴白纱,眼神如同死水一般,只是空洞地盯着不远处的男人,而她的周边全是拿着红缨长枪的步兵。

父皇下殓不过三日,尸骨未寒,丧期未过,这些人就已经等不及要来了结她了,她的身边躺着皇兄的尸体,不过刚走一会儿,身体就已经冷得发硬,明黄色的龙袍浸泡在血泊之中,皇兄的眼睛永远的闭上了,今天本该是他的登基之日,他却再也不能睁开眼睛,摸着她的脸,告诉她,“长乐不怕,有皇兄在。”

目光所及,都是冰冷刺骨的剑鞘,那剑面映射出她苍白狼狈的脸,谁曾想过,大齐盛宠的九公主会沦落至此?

此刻她的面前站着她真心相待数年的闺中密友,江雪黛。

“公主殿下,事已至此,莫要做无畏的挣扎了。”她的声音还是一贯的甜美动人,美目顾盼之间,勾魂夺魄。

江雪黛,建安郡主,也是父皇用来掣肘建安侯留在金陵城中的质女,是她李长乐相识多年,倾心相待的朋友知己。

她是多么相信她啊,得知她的父亲被蛮族所害,没有半分犹疑就把兵符拿出来,让穆川护送她回建安,可是最后他们却联合起来,毁了她的家。

恨,怎么能不恨。

藏青色的衣衫落地,女子伸出手想扶她起身,长乐厌恶地甩开手,凭什么,她只是爱错了人,嫁错了人,为什么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惩罚她,带些绝望的恨意,“为什么,我对你不好吗?”

作为建安留守在金陵的质女,在所有人都欺负辱骂她时,她挺身而出,不惜和父皇冷战也要结交的挚友,视她为知己,甚至让穆川帮助她回建安。

她呢,她江雪黛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吗?觊觎她的夫君,算计着,谋划着,一直到今天。

江雪黛低叹着,美目晶莹,似乎马上就有泪水落下,好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从前她也是被这柔弱可欺的模样所骗,以为她孤苦无依,需要保护,然而哪里知道这怯懦无为的外表下,有一颗不为人知的狼子野心。

“我知道你怪我,我本不想伤害你的。”这满怀歉意的语气让长乐作呕,在别人看不到的视角里,江雪黛微微俯下身,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公主殿下,我怀孕了,以后将军府内还请姐姐多多指教。”

这句话顿时像天崩地裂般在长乐的脑里炸开,怀孕!他们居然,真是好一对蛇蝎心肠的狗男女,暗度陈仓,狼狈为奸,一个是她挚爱的枕边人,一个是她倾心相待的好姐妹。

“穆川他根本就不爱你,他娶你只是为了利用你舞阳公主的身份,借以取得太子的信任,挑拔你们兄妹的感情,顺手拿走你的兵权。”

“李长乐,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你明明愚笨无知,偏偏生了公主命,可是现在你的好命也到了头!”

掀开真相的那一刻,她的双手不受控制地推开江雪黛,后者被她推倒在地,浑然不意:“是我对你不住,你恨我是应该的,我也只是想告诉你真相。”

不是没有人提醒过她,所有人都说穆川居心叵测,功高盖主,不尊君主,可是她不信。

父皇母后走了,皇兄也被自己害得丢掉性命,从前能够保护庇佑她的人,全部被她亲手推进地狱里了,如今,该论到自己了。

她摸了摸已足三个月身孕的肚子,自嘲一笑,咎由自取。

也在到了如今境地,她恍如大梦初醒,明白了很多事情,一步错,步步错,当初她力排众难,一意孤行要嫁的男人,在今天给了他致命的一击,依附七皇子李长煊,伙同建安侯,从边关直捣皇城,最终兵临城下,逼宫谋反。

什么良缘之好,结发夫妻,恩爱不疑,不过是为了骗取她的信任,让她成为他们谋反路上的垫脚石,可以踩在她的身上,得到自己想到的权势。

乌云密布,天空黑得昼夜不分,她就这样站在城墙之上,皇兄的尸体已经被人抬走了,是她无能,什么也守护不了。

她稍一闭眼,泪水就顺着脸颊滑下来,落在了血地上,跟血水融为一体,她费力地睁着眼睛,看着那个渐渐模糊的身影,可她根本来不及悲伤痛苦,一柄长枪就顶住了她的胸腔,冷声质问她:“说,传位圣旨在哪?”

她顾不得被刺痛地溢出鲜血的身体,待看清来人后,苍凉地一笑,“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七哥,踩着至亲之人的尸体登上的皇位,你坐得安稳吗?”

雷声滚滚,这场雨来得很急很猛,肆意张狂的雨点砸在士兵们的盔甲上,像弥留之际的悲鸣,风压抑地咆哮。

他们毕竟是至亲,他是她的七皇兄,他要夺的是江山,并非是要赶尽杀绝,“嚯”一声收回长枪,立于地面,“交出传位诏,你依旧是北齐的公主,是将军府的夫人,这些没有人会跟你抢。”他这九妹生来就享尽恩宠,虽然嚣张专横,却没有害过他,唯一一次跟父皇母后的抗争,只是为了嫁给穆川。他们之间仅有的一点亲情,只要她交出传位诏,他可以什么也不计较,并且保她一世无忧。

北齐的公主,将军府的夫人。

曾经说起来无比耀眼的存在,如今听着只觉得刺耳,那不再是荣耀的象征,而是致命的枷

雨水滴答在她素色罗襦裙上,胸口处的血涌出来,妖冶地开出一朵斑驳的花,雾湿了的睫毛耸拉在眼皮上,模糊了视线,但她还是感觉到了穆川越来越近的气息。

她终于是不争气的流下泪,向曾经深爱过的男人,最后一次示弱,

片刻之后,盔甲抖动的声响,她听见他说:“乾坤已定,请公主交出传位令。”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如此淡然的,甚至连一丝愧疚都没有,她是他的妻啊,他助逆贼谋反,毁了她的一切啊。

错了,错了,一切都错了。

她回过头,深深地望着这个男人,这个她穷极半生用力爱过的男人,“穆川,你可有一丝后悔?”

看着她从一个华丽尊贵的公主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庶民,亲手将她一腔痴爱生生斩断,因爱生恨,化成鬼魂般的怨怼。

而今,她只问一句。

“你后悔吗?”

有没有一丝一毫对她的疼惜愧疚?

“从未。”他生性孤僻,不喜人言,不屑去辩解。垂下的眼眸,微微战栗的绒毛,渐渐收紧的剑柄。

他的眉峰冷硬,嘴角紧抿,连一个眼神也不愿意给她。周遭是窒息一般的沉默,

正是她曾经爱得如痴如狂的男人,穆川,这个将军府不得庞的庶子,永远对她寡淡着脸,避之不及,她全心全意付出三年,也没动撼动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一丝一毫都未曾,他到底凭什么这样践踏她的真心,凭什么如此倨傲?

如今他身穿银灰色的盔甲,冷漠地站在那里,如同看一个陌生人一般审视着她。

她曾不顾父皇母后的反对,抛弃孤立无援的皇兄,毅然嫁入将军府,只想成为他红袖清香的妻子,明知他和李长煊走得很近,可能会威胁到皇兄的东宫之位,还是带着北齐五十万的兵符嫁给这个男人。

父皇曾说:“兵符是你的嫁妆,是你一生的护身符。”

她做什么,自己种的因,自己得的果,怪只怪她做了穆川手里那把刀,间接害死了自己的皇兄。

片刻之后,她疯颠一般的大笑,扶着城墙缓缓站了起来,周围守着的士兵立马就竖起长枪防范她有异动,她只是摸了摸肚子,然后注视着穆川的眼睛,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穆川,你终会后悔。”

“我会在阴曹地府里等你。”

她的手中不知是从哪里来的一把匕首,飞快地向不远处的雪黛奔去,风雨刮在她的脸上,黑丝飞扬,就在刀尖即使触碰到江雪黛的颈脖,下一刻血管就会被刺破......

“哐”一声,手掌顿时失了力,匕首从掌心滑落在地,她的身体被穆川的掌力震飞,重力摔飞至墙角,腹部像被人刺入尖刀一般磨人,片刻,大股大股的鲜血流出,她的脸瞬间煞白。

孩子,连你也不要娘亲了吗?

那鲜血实在瘆人,一旁有太监惊呼,“血,血......公,公主......”

穆川这才回头看她,目光触及那满地的鲜血时,倏然不安,立马上前,不顾长乐的挣扎,把住她的脉搏,那渐渐流失的......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她居然有了身孕,已足三月。

长乐阴阴一笑,看着横流的鲜血,惨白的脸色满是恨意,“你杀了我的孩子。”

穆川无法辩解,他只是想阻止她伤人,但因为常年习武的原因,力道控制不好,那一掌劈过去......

心间隐隐升起的悔恨快将他吞没,他正欲伸手将她抱起,面前的人儿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忽然站起身。

夜幕时分,她素白色的长袍在空中翩翩飞舞,冰冷的雨水打在她的脸上,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跟着这雨点似的,都是坠入这无尽的深渊。

死,对,是死亡的感觉。

女子的身体轻若鸿毛,就那样一跃而下,像一张纸片飘越了城墙,整个身子腾出空中,飞扬的长发如瀑布般散开,点点滴滴的残血落在烧焦的城墙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坠......

长乐!他的心狠狠一窒,快速奔过去,但为时已晚......

坠下皇城的那一刻,她终于在那个男人脸上,看到了一丝慌张,她也清晰地听见所有人的惊呼声。

“长乐!”

“长乐长乐!”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权倾盛世

    1权倾盛世

    糖炒栗子| 古代言情

    前世,她错信人渣,助他称帝,却最终落得家人惨死的下场。“阿卿,我来晚了……”一只穿云箭刺穿胸腔,那个男人到死都将她紧护怀中。重活一世,她立誓踩渣男斗绿茶,死心塌地的追随他。“安王殿下,您缺暖床吗?能打仗,能安邦,还能生娃的那种……”这一世,她将性命交在对方手里,随他远赴边关,助他攻下京都,伴他登基称帝,权倾盛世,携手一生。

  • 2 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2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云起莫离| 豪门总裁

    民政局内,她的继妹和男友偷偷领证。民政局外,她看着同样被甩的男人。“先生,我们都被甩了,不如凑合一下也领个证?”“可以,但要履行义务。”“成交!”露水夫妻,合拍虐渣,人前他宠她上天,人后他却不爱她。离婚后,他却失魂落魄,幡然顿悟,千里追妻。墨肆年:老婆,跟我回家!白锦瑟:纠正一下,是前妻!你家也不是我家!墨肆年:那你把偷我的东西还给我!白锦瑟:啥?墨肆年:心!白锦瑟:...吓死她了,还以为这货来要儿子了。

  • 3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3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程小澄| 现代言情

    十年婚姻!安暖以为自己嫁了绝世好男人。殊不知,这个男人却将她亲手逼上死路!他以婚姻的名义玩弄她的感情,算计她的家产,甚至灭掉整个安氏家族,只为博真爱一笑。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让她一朝重生在了十年前!这一世,她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让他的家族灰飞烟灭,让他的情人不得好死,她要让那些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百倍偿还!为此,她重生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不应该去招惹的超级大佬!本以为他们的婚姻不走心,却没想到,婚后被大佬宠坏了。

  • 4 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4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仅年| 穿越架空

    "我凭啥少说话,你怎么不问问他媳妇怎么骂我的?谁还不是人身父母养的,凭啥让我忍着?"夏念噌的一下火就上来了。顾子墨捏了捏额头,"东晟,你先回去吧。"付东晟一看气也出了,两口子也打起来了,甚是满意。

  • 5 第一战神杨风

    5第一战神杨风

    水中鱼| 都市生活

    五年前,他是流浪汉,为了冲喜,成为叶家赘婿。五年后,他是第一战神,手握百万雄兵,权势无双。他牵起妻女的手,就要给她们一个世界......

  • 6 君不败姜如瑶

    6君不败姜如瑶

    一纸虚妄| 都市生活

    腊月初九,武国大北边境线山巅。山风呼啸,君不败端坐在大雪之中。狭长的璀璨长眸落在了手上的一纸军令上。“君不败,罪其一,掌兵自重,妄自私论!”“罪其二:纵兵娇将,养兵成虎!”“罪其三:目无尊上,不分尊卑!”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