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系统变师尊》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林立远白冷小说全文

误入系统变师尊

更新时间:

《误入系统变师尊》是作者点三分创作的短篇言情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误入系统变师尊》精彩节选:“远儿。”“嗯?”“抓着衣角就可以了,抱那么紧做什么,又不会掉下去。”“会的会的,万一呢?”“哎……”“师尊怎么又叹气啊!”“为师,为师头疼……”新书《论师兄被迫营业的日常》开更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

《误入系统变师尊》精彩内容

白冷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盏明晃晃的吊灯,灯盏金黄,微晃着恍若钟摆的摇动,让人静数着时间。

他偏过头,明净的白色瓷砖仿佛能映出人的面容,室内温度偏低,但他身下的卧床却十分的温暖舒适。

门前的红色水晶帘发出清脆的碰响,传来的声音十分熟悉却比之前多了几分邪魅,“师尊,你醒了。”

林立远身上的白色道袍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身黑色长袍,袖口和衣摆勾勒着血色线流,远看似一朵朵彼岸盛开。平日里竖起的头发也散落了下来,发鬓编有一根细长的辫子与红色的丝线相接。

白冷一脸懵逼,系统大大你还我徒弟清纯的形象!

“亲^3^,这是魔教教主的固定设置哦!”

魔教教主?我肯定是在做梦!

白冷打了个哈欠,侧身准备继续睡觉,可压过肩膀时,有种被人按着伤口的疼痛感,“我……!”不能骂人!

“师尊,你肩膀受伤了,不能乱动的。”林立远皱着眉。

他扶起了白冷,说着拉开了白冷的衣服,“徒儿帮你看看。”

包扎着的布上晕开了一片的红,林立远从柜子里拿出了新的布条,又给白冷小心换上。

“师尊疼吗?徒儿给你吹吹。”林立远轻轻的对着那道伤痕呼气,不时地抬眼看一下白冷的表情。

白冷欣慰,“远儿总是这么的懂事。”

伤口被包扎好了,林立远环腰抱住了白冷,“师尊,不要走好不好。”

白冷莫名,“走?为师为何要走?”

“师尊不怪徒儿背弃师门,当了魔教教主吗?”林立远惊喜的说。

系统大大,小徒弟真成了魔教教主?!

“系统提示,主人公本是魔教教主之后,按原著的情节发展,此时确实是已经成功的掌管了魔教哦,亲^3^!”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我告诉你隐瞒部分事实也构成了欺骗!

“您也没问啊,亲(`皿´)哼!! ”

那你……

“警告!扣分提示!扣分提示!”

没什么,没什么……

林立远看着白冷已沉思良久,心灰意冷,“可是师尊想走怕是也走不了了。”

白冷,嗯?

“归。”林立远神色冷漠。

“属下在。”

白冷看着这个黑衣男子越看越觉得熟悉,这不就是那天夜里的……!

“找人看着我的师尊,不要让他走丢了。”林立远说着已起身向门外走去。

白冷点点头,“啧啧,好冷酷的背影。”等等,被软禁的好像是他自己吧!

白冷一脸委屈,“我白养他这么多年了!”

坐在床上,他叹了一口气,还是出去走走吧,散散心。

院子里风景甚好,有以假乱真的山石,有人工造成的小型瀑布,还有雅致精美的凉亭。走着走着他就把自己绕进去了,竟然迷了路。

白冷突的停下脚步,后面跟着的人也停了脚步。

“那个……”白冷转过身想了想,还是用最俗套的社交开头用语,“你叫什么名字啊!”

“常似归。他们一般只叫我归。”

白冷笑了笑,“归,我好像迷路了。”

常似归会意,抓起他肩头的衣服,带着他快步移动了几次,就又回到了方才住的地方。

“小兄弟轻功了得啊!”白冷赞道。

“这不是轻功。”常似归依旧是一张冰块脸。

白冷尴尬,“那是……”算了,反正自己也懒得了解。

白冷回了房,又窝在了床上睡起觉。

醒来时屋里已经漆黑一片了。

一盏暗暗的烛灯被点亮,林立远此时正坐在床沿边,烛火亮了他侧脸的轮廓,画出了高挺的鼻梁和薄凉的唇。

只是他脸颊上出现了红晕,浑身的酒气伴着风传到白冷的鼻腔里。

白冷皱眉,“远儿,你怎么喝酒了?”

林立远一声轻笑,俯身看着白冷,渐渐的逼近他的脸,“师尊说呢?”

“我怎么知……唔……”

林立远压制着白冷的双手,红艳柔软的唇此刻相覆难收。

只是唇瓣的斯磨似乎还不够,林立远骨节分明的手捏上了白冷的两颊,打开了他紧闭着的牙关,开始深层的入侵。

舌身交缠着,白冷终也放弃了挣扎,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手紧紧抓着身下的被子。

林立远却退了身,怒吼着,“为什么不打我?为什么不杀了我?”

“你醉了。”白冷神色冷淡。

林立远哭笑了一声,“师尊,不要装了!我爹杀了你的父母,你又差点被魔教的人**了,你应该早就狠毒了我!为什么要那么辛苦的藏着,假装着对我好呢?”

白冷不知为何眼角滑落了一滴泪,他侧过头,内心烦躁,这些和他究竟有什么关系呢?可他为什么要来承受这一切。

白冷哽咽,“你出去。”

林立远拉起他的手,“不,师尊,不要赶我走好不好,不要赶我走。哪怕假装也好,徒儿错了。”

“你不走,我走。”白冷挣脱了他的手,径直向屋外走去。

林立远面无表情,“师尊是不要徒儿了?”

白冷的脚步停了一下,“你醉了。”

房门忽的自动合上,“可师尊,徒儿离不开你。”

“远儿你变了。”白冷叹了口气。

林立远红了眼眶,“不,徒儿没变,徒儿还是只想做师尊门下唯一的弟子。”

林立远走到白冷身后,“师尊别走了,好吗?”

白冷内心咆哮,mad你看看我走的了吗?

他重新躺回了床上,心如死灰。

林立远躺在他旁边,抱着他说,“师尊不要怪徒儿了,徒儿真的离不开您。”说着,林立远便睡着了。

白冷却睡意全无,他在想接下来的日子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身旁的林立远总是喃喃的说着梦话,“师尊,对不起……是我欠你的,师尊……师尊,师尊,徒儿好像真的喜欢上了你。”

白冷听到最后一句吓得浑身一抖,什么鬼?是他养孩子的方式是出了问题吗?

白冷必须逃出去!可这件事此时就像登天一样难,正所谓孤掌难鸣,还有谁能帮他?

系统大大?

“亲^3^,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想知道怎么逃出这里。

“亲^3^,这不在系统的服务范围内哦!”

没有办法吗?要不你帮我私信一下作者大大?

哎……

“亲^3^,系统君心情好,给您特意开展了活动,积分2分可换一张地图哦!”

那我还有几分?

“系统提示,你的积分余值2分。”

怎么这么快就扣光了?

“亲^3^,在您昏迷期间,主人公危机感,焦虑感直线上升,您的积分系统己自动为您扣除了哦!”

好吧,我是个守身如玉的好孩子。那张地图我要了。

“地图正在加载,请稍后……”

第二日,白冷左晃右晃的到处走,跟在他后面看着他的是个性子直的少年。

白冷咽了咽口水,“轩,我渴了。你能帮我去端杯水吗?”

“啊?好,那你喝完给我讲讲那人最后到底是怎么死的,好不好?”

白冷挑眉,“当然,我绝不会再吊着你的胃口了。”

机不可失!白冷早就把昨晚的地图看烂了,熟记于心。他轻松的避开所有障碍,逃了出来!

这也太简单了吧!

不过他身上现在一分钱也没有,肩膀还受了伤!

但他出了门就走了狗屎运,没走多远,他就捡到了一个鼓囊囊的钱袋。

刚捡起来,贪婪的笑容还没有收回,就来了一个小童。

“那袋钱是我家主子掉了的。”

白冷可惜道,“那物归原主吧。”

小童拿了钱袋头也不回的就跑掉了,白冷一声冷哼,“没良心!”

没想到他刚走几步,那小童又来了。

“我家主子问你要去哪?”

白冷不屑道,“要你管!”

“主子说顺路的话就载你一程。”

“虞山。”

小童叹了口气,“还真是……我们也去虞山,一起走吧。”

“你好像很不愿意带上我啊!”白冷被他的口气气到了。

小童翻了一下白眼,“知道还问。”

“哼,我就偏偏和你们走。”白冷气道。

小童“切”了一声,“好好好。我们一起走。”

结果就是,本来小童是坐在马车里的,可白冷一来,他只能和车夫坐一起了。怪不得不愿意白冷上车。

一路无话,车上坐着的几个人都带着面纱,也不说话。

车正中间斜躺着一个男子,姿势慵懒的撑着头。两边各坐一个男子,正襟端坐着。

白冷撇了一眼躺着的男子,感觉身形有点熟悉,但又不敢多想。

夜深,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所客栈,众人歇下了。

白冷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小童敲了敲门,“你睡了吗?”

他奇怪,“没有,做什么?”

小童直接推开了门,把一碗粥和几碟小菜端到桌子上,“主子说,你没吃饭想必是饿了。”

白冷眨眨眼笑道,“你们家主子真好,替我谢谢他。”

小童蔑笑,“主子说看你长得不错,问你要不要去他房间睡。”

到嘴边的菜又被放了回去,白冷僵住了身子。

“骗你的!你以为你那么好的命?哼!”小童撇撇嘴。

白冷松了口气,“那就好。”说着开心的嚼起嘴巴里的肉。

小童无语的出了门,门被“哐”的一声被关上了。

白冷放下了筷子,暗叹他这也算是寄人篱下了吧,真不是滋味!

第二日,他醒来发现已经是中午。他立马趴到窗口看了看,还好,昨天的马车还在。

下了楼,他发现小童正坐在客栈的门槛上,一动不动的盯着远方。

“哎,好看吗?”白冷问道。

小童摇摇头,“不好看,因为看不到主子。”

“你家主子出去了?”

小童点点头,“嗯,主子有事。”

“哦,怪不得你们没走。”白冷了解。

小童翻了个白眼,“你的意思是主子是因为有事才没走,不然就丢下你喽。”

白冷笑道,“你别那么激动啊!不过你对你们家主子真忠诚。”

随后叹了口气,“很像一个我认识的人,他以前也是除了对他的师尊好外,别的人一概不在乎。”

“那他现在呢?”小童好奇。

“现在……现在他长大了,人长大了就会变,他也不例外。”白冷苦笑。

小童道,“他变得不在乎他的师尊了吗?”

“在乎,只是这在乎一词里的感情复杂了好多。人变了,与其联系的所有事情的味道就不对了。”白冷释然的说,“不过随他吧。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总归是会离开彼此的。”

小童起了身,鼓着嘴说,“你骗人!我会永远跟着我家主子的,我们族里的人都是从一而终的!”

说着,他使劲的推了一把白冷的肩。

白冷肩上的伤口本就一天没处理了,发了炎,被他一推,又裂了开来。

他一声惨叫,这时三个黑衣男子走了过来。

中间的那个人点了白冷的穴,把他带入房间,检查起伤口。

白冷看着他退去自己的衣裳,为自己熟练的包扎着伤口。包扎完,他解了白冷的穴,又慵懒的躺在床上,单手撑着头。

“谢谢。”白冷起身感谢。

男子挥了挥手,也不说话,示意白冷可以出去了。

白冷心情大好的出了门,看到小童头顶着一盆水正在太阳底下站着。

“你怎么,被罚了?”白冷有点愧疚。

小童含着泪,呜咽道,“还不都怪你。”

“我去和他说说,不要罚你。

小童急道,“别,别去!”

白冷也不听,回身走进楼里。

他和躺在床上的黑衣男子说“那个孩子也是很忠诚的,不用这么罚他吧。”

男子听完起了身,趴到窗户边修长的手一指,旁边便走出一黑衣男子向小童头顶的盆里加水。

男子回过头看着白冷,白冷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白冷脸上的惊愕却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白冷叹了口气,“你说吧,怎样才放过那个孩子。”

黑衣男子朝他一步步的走来,一点点的逼近,直到白冷的背贴到了墙壁上。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权倾盛世

    1权倾盛世

    糖炒栗子| 古代言情

    前世,她错信人渣,助他称帝,却最终落得家人惨死的下场。“阿卿,我来晚了……”一只穿云箭刺穿胸腔,那个男人到死都将她紧护怀中。重活一世,她立誓踩渣男斗绿茶,死心塌地的追随他。“安王殿下,您缺暖床吗?能打仗,能安邦,还能生娃的那种……”这一世,她将性命交在对方手里,随他远赴边关,助他攻下京都,伴他登基称帝,权倾盛世,携手一生。

  • 2 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2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云起莫离| 豪门总裁

    民政局内,她的继妹和男友偷偷领证。民政局外,她看着同样被甩的男人。“先生,我们都被甩了,不如凑合一下也领个证?”“可以,但要履行义务。”“成交!”露水夫妻,合拍虐渣,人前他宠她上天,人后他却不爱她。离婚后,他却失魂落魄,幡然顿悟,千里追妻。墨肆年:老婆,跟我回家!白锦瑟:纠正一下,是前妻!你家也不是我家!墨肆年:那你把偷我的东西还给我!白锦瑟:啥?墨肆年:心!白锦瑟:...吓死她了,还以为这货来要儿子了。

  • 3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3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程小澄| 现代言情

    十年婚姻!安暖以为自己嫁了绝世好男人。殊不知,这个男人却将她亲手逼上死路!他以婚姻的名义玩弄她的感情,算计她的家产,甚至灭掉整个安氏家族,只为博真爱一笑。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让她一朝重生在了十年前!这一世,她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让他的家族灰飞烟灭,让他的情人不得好死,她要让那些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百倍偿还!为此,她重生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不应该去招惹的超级大佬!本以为他们的婚姻不走心,却没想到,婚后被大佬宠坏了。

  • 4 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4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仅年| 穿越架空

    "我凭啥少说话,你怎么不问问他媳妇怎么骂我的?谁还不是人身父母养的,凭啥让我忍着?"夏念噌的一下火就上来了。顾子墨捏了捏额头,"东晟,你先回去吧。"付东晟一看气也出了,两口子也打起来了,甚是满意。

  • 5 被八千暗卫接走王爷傻眼了

    5被八千暗卫接走王爷傻眼了

    云月| 穿越架空

    前世,她是天才军医,一次意外魂穿成了闲王妃。大婚之日,遭人算计,她得以重生。本是骁勇善战的将军之女,却成了无数人的笑话废物。她的到来,势必改变这一切。随身系统,以血救人,翻手为毒,覆手为医,她的出现乱了谁的心!一场相遇,一世生死,注定,不甘平凡!他是大梁国赫赫有名的闲王,却也是暗夜中的狼主,他的隐藏足以世间震荡,却甘愿为她倾尽一生,擎天而立。他说:“本王可为云儿夺下天下,自然可以为云儿放开这天下,与云儿比,这天下又算得了什么?”

  • 6 银瞳小领主末世

    6银瞳小领主末世

    喵大仙| 穿越架空

    余聆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尸体被盖上白布,被医生慢慢推进太平间。她已经试过一遍一遍从自己的身体穿过,却都无疾而终,最终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心电图变成一条平整的直线,医生遗憾宣告死亡。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