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以毒服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蔺如初祁麟章节目录完整版

王妃以毒服人

更新时间:

小说主人公是蔺如初祁麟的书名叫《王妃以毒服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雪茄_Schnee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蔺如初便颠覆了大梁国百姓眼里相府嫡小姐是个扫把星痴傻儿的形象——先是虐待她一家的奴仆锒铛入狱,随后回到相府将被继母专横的内院整肃一番。接着在教小人渣滓们怎么做个人的教学路上混得风生水起时,权倾朝野的摄政王突然说要娶她?蔺如初犹豫了一下:有个人当靠山也不错,摄政王双腿残疾,那就只能做名义上的夫妻,刚好合她的心意,嫁!婚后某夜,王爷和王妃进行了一项和谐运动后......王爷戏谑:听说王妃......

《王妃以毒服人》精彩内容

张大娘猛地对上蔺如初清明的杏眸不由一顿,随即发现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惊诧地聚集在自己身上,就连本来就要站到自己一边的许文都不由疑惑地看了过来。

她惊慌失措地看向不为所动的詹嬷嬷,牙一咬梗着脖子冲着蔺如初唾沫横飞地反驳:

“你血口喷人!我这是给佛祖上香的时候沾到的,不是你说的什么带有情毒的熏香!”

蔺如初将她的神情变化和小动作都看在眼里,勾了勾嘴角,“是不是,找一条鼻子灵一点的狗闻闻就知道了,你总不能是拿着搀有情毒的香礼佛吧?”

许文半信半疑地让人牵一条狗来,而原本摇摆不定的众人也再次窃窃私语起来。

邹老头没想到蔺如初还有点儿小手段,眼睛没有焦点地将公堂上囫囵观察了一圈,然后问旁边的人:

“不是说这小丫头是蔺相爷的嫡女吗?怎么被下人欺负成这样也没人站出来替她说句话?”

邹老头心想,蔺城那个老奸巨猾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竟然能忍受下人爬到自己头上?

被问及的村民闻言偏头,一脸嫌弃,“你是新来的吧?”

邹老头:“......”他竟然被人鄙夷了,活了五十年还是头一次都遇到这等事情,今日真是活见鬼了!

村民见邹老头没说话,以为他是默认了,于是十分“大度”地没有与之计较,而是好心地对他说:

“听说相爷这个嫡女的生母啊,生她的时候难产,保住了小孩儿没保住大人,就那么没了。相爷本就对此耿耿于怀,没曾想生出来还是个痴傻......”

说到这,村民看了一眼堂上淡然自若的蔺如初,觉得这个传闻跟事实是一点儿都不沾边,于是话锋一转:

“脑子不大灵光,因此对这个嫡女更是不喜,所以从小就被送到我们这儿来,说是养病。有没有病不知道,反正一年到头也没见京城的人走动,估计是当作没这个女儿了吧?”

音落,邹老头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并没有开口,那村民见状十分满意。

一旁听到他们说话的一个中年妇人忍不住开口指了指公堂的方向,“谁说没人来看她,堂上站着那两个穿得光鲜亮丽的不就是么?”

自鸣得意的村民当然不能容忍有人在邹老头跟前拆他的台,于是冷笑一声说:

“谁知道她们是来看她过得好不好还是死没死,你瞧张大娘刚刚手指都快戳到蔺小姐鼻子上了,那个嬷嬷也无动于衷,从头到尾就只说了‘没有’,然后就在一旁看热闹。”

说完还不忘“啧啧”两声抒发自己的内心感受,“看来这个蔺小姐在相府的地位,连那个丫鬟都不如。”

村民说的都是事实,于是那中年妇人不再和他唱反调,悻悻住了嘴,看着衙役将一条大黄狗牵了进来。

而将这番话全数听进耳里的邹老头此时不似懒散无赖,那总是到处乱飘没有焦距的眼珠此时难得定了下来,一动不动地看着堂上那个瘦小身影,瞳孔微缩,罕见地闪过一丝精明。

然而其他人都被衙役身边的狗给吸引去,并没有人注意到老乞丐的神情变化。

那狗约有半人高,三尺长,长得凶神恶煞,尖牙利齿,露在外头,嘴里流着臭烘烘的涎水,让人看了忍不住就想往后退。

衙役在许文的示意下将香炉给他嗅了嗅,然后他那圆溜溜的眼珠子转了一圈之后,冲着颤颤巍巍的张大娘使尽全力地狂吠起来:

“汪汪——”

张大娘被这恶犬叫得浑身一哆嗦跌坐在地上,手脚并用地往后一边爬一边大喊:

“啊——我没有!我没有!”

看到这个情形,所有人皆是震惊不已,没想到害死张康的,竟然是他的亲生母亲!那张大娘诬陷蔺如初的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张大娘承受着众人的目光犹如凌迟,死死地攥着沾有污渍的衣角,仿佛这样能隔绝情毒的味道,抬头求助地,“詹嬷嬷......詹嬷嬷您说句话啊!”

然而詹嬷嬷居高临下地瞥了她一眼,往后躲开了她想要抓住自己的手,脸上冷漠的神情仿佛在讥笑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走到这一步都是她“咎由自取”。

这让惊慌失措的张大娘心顿时凉了半截,只好声泪俱下地看向孩子他爹,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张壮看着她难以置信地往后退了两步,怎么也不肯相信同床共枕了二十多年的人竟然心狠手辣到这种地步——平日她撒泼,贪小便宜,因为蔺如初没人管苛待她就算了,没想到他的默许竟然让她生了熊心豹子胆,如今还将儿子的命都搭进去!

可是她明明也很疼张康啊!怎么可能下得了手?还用情毒?对!张壮猛然回过神来,记起她昨晚跟自己说过,如果能让蔺如初和张康在一起也不吃亏,她用情毒或许只是想让蔺如初乖乖就范,只是没想到会刺激到儿子......

不!她知道儿子的病,不可能下重手的!思及此,张庄不由抬头去看蔺如初,触及她神情自若的模样,再想起过去九年里她胆小懦弱的模样,一个歹毒的念头从他绝望的心里深处冒出来:这一定是蔺如初的阴谋!

于是情急之下,他选择相信和自己朝夕相处了大半辈子的人,“不可能!大人,阿康可是我们的唯一的孩子啊!”

老酸儒在村里活了大半辈子,教过晚辈和孙辈几年就认为自己对所有人都了如指掌,在他眼里张壮是实诚的人,他都这么说了,说不定这事另有隐情,于是他站出来开口:

“许大人,张氏出入过张康的屋子,说不定是那个时候沾上的,仅凭这一点就断定张氏是下毒之人,未免有失偏颇。”

连老酸儒的都开口了,村民们也觉得就因为一个污点就认定张大娘害死自己的亲生儿子,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蔺如初闻言不由在心底冷笑,本以为原主在这九年里受到虐待时,张壮顶多是见死不救,如今看来还是自己高估了这一家人,毕竟物以类聚!既然这样......

她慢悠悠地开口:“那就没办法了......”

张大娘见缝插针,“一定是......”

但被蔺如初打断,“只好请许大人带上这条狗,跟我走一趟了。”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权倾盛世

    1权倾盛世

    糖炒栗子| 古代言情

    前世,她错信人渣,助他称帝,却最终落得家人惨死的下场。“阿卿,我来晚了……”一只穿云箭刺穿胸腔,那个男人到死都将她紧护怀中。重活一世,她立誓踩渣男斗绿茶,死心塌地的追随他。“安王殿下,您缺暖床吗?能打仗,能安邦,还能生娃的那种……”这一世,她将性命交在对方手里,随他远赴边关,助他攻下京都,伴他登基称帝,权倾盛世,携手一生。

  • 2 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2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云起莫离| 豪门总裁

    民政局内,她的继妹和男友偷偷领证。民政局外,她看着同样被甩的男人。“先生,我们都被甩了,不如凑合一下也领个证?”“可以,但要履行义务。”“成交!”露水夫妻,合拍虐渣,人前他宠她上天,人后他却不爱她。离婚后,他却失魂落魄,幡然顿悟,千里追妻。墨肆年:老婆,跟我回家!白锦瑟:纠正一下,是前妻!你家也不是我家!墨肆年:那你把偷我的东西还给我!白锦瑟:啥?墨肆年:心!白锦瑟:...吓死她了,还以为这货来要儿子了。

  • 3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3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程小澄| 现代言情

    十年婚姻!安暖以为自己嫁了绝世好男人。殊不知,这个男人却将她亲手逼上死路!他以婚姻的名义玩弄她的感情,算计她的家产,甚至灭掉整个安氏家族,只为博真爱一笑。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让她一朝重生在了十年前!这一世,她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让他的家族灰飞烟灭,让他的情人不得好死,她要让那些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百倍偿还!为此,她重生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不应该去招惹的超级大佬!本以为他们的婚姻不走心,却没想到,婚后被大佬宠坏了。

  • 4 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4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仅年| 穿越架空

    "我凭啥少说话,你怎么不问问他媳妇怎么骂我的?谁还不是人身父母养的,凭啥让我忍着?"夏念噌的一下火就上来了。顾子墨捏了捏额头,"东晟,你先回去吧。"付东晟一看气也出了,两口子也打起来了,甚是满意。

  • 5 第一战神杨风

    5第一战神杨风

    水中鱼| 都市生活

    五年前,他是流浪汉,为了冲喜,成为叶家赘婿。五年后,他是第一战神,手握百万雄兵,权势无双。他牵起妻女的手,就要给她们一个世界......

  • 6 君不败姜如瑶

    6君不败姜如瑶

    一纸虚妄| 都市生活

    腊月初九,武国大北边境线山巅。山风呼啸,君不败端坐在大雪之中。狭长的璀璨长眸落在了手上的一纸军令上。“君不败,罪其一,掌兵自重,妄自私论!”“罪其二:纵兵娇将,养兵成虎!”“罪其三:目无尊上,不分尊卑!”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