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的心头朱砂痣》陶千宜李雁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反派的心头朱砂痣

更新时间:

陶千宜李雁是小说名字叫《反派的心头朱砂痣》里的主角,作者是浮白,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穿越十四年才发现是穿书?行吧,反正女主都还在玩泥巴,等剧情开始,陶千宜自觉也就是个背景板。但一天没找到书中那心狠手辣的反派,心总悬悬的。等等,谁?我家二哈的蠢竹马,怎么可能会是全书大Boss!...

《反派的心头朱砂痣》精彩内容

第20章

陶安安牵着她的手用力,“四妹,不许没有礼貌。”

小家伙不高兴得甩了手,想要显示下自己的气节。

但她却完全错估了她们两人的体力差。

甩了一下,没甩开。

又甩了一下,半边身子都跟着一起倾斜了,还是没甩开。

不仅没能甩开,反倒是陶安安看着她这番动作,眉头紧得都快要凑到一起了。

“四妹!”

陶安安再开口时,虽然只说了两个字,但语气中已经带上了警告之意。

随着年纪一天天大了,陶安安每日要学的东西也是越来越多,所以她其实也并不常与妹妹相处。现如今这般看来,四妹身边伺候的人也是该换一换了。

陶容容听到陶安安这样子说话,虽也有些怕,但心中还是不服气居多,别别扭扭的嘟囔道:“我哪里没有礼貌嘛,明明是她没有礼貌才对,哼!”

至于作为被怼的当事人,陶千宜一点生气的感觉都没有,甚至还觉得挺好玩。

就跟家里的小奶猫闹脾气似的,哪怕炸起了全身的毛,你看着也只觉得可爱。

“呐。”伸手戳了戳对方好不容易养出来了点肉的脸颊,陶千宜问道:“你光说我叫了你的闺名,可你来了这么半天,好像还没有叫过我和二哥呢?”

被一块儿点名的陶千禾,脚底下不安得动了动,想要借机开口插句话吧,但无奈几个妹妹就没有谁肯抬头看他一眼的。

虽然说是没人拉着他、捆着他的,但不打一声招呼就走这事,他也干不出来。

可是别看他现在人还好好的站在旁边,但其实一颗心早就已经飞去了练武场。即便他不能跟着大伯一起上战场,但与其在这里听这几个妹妹磕牙,他更想缠着大伯多教他两招。

“你!”

陶容容瞪向陶千宜,哪怕她嘴上不想示弱,心里却也一样觉得是自己没理。

小嘴唇来回抿了两次,气得她又用力拉了下还牵着她的陶安安:你刚叭叭说我,这时候怎么又不出声了?你随便教训我一句,我不就能接着开口喊人了吗?

半天没等到人给她搭梯子,被架在半空的陶容容脸都憋红了。

连陶千宜看在眼里,都觉得自己欺负人了,想要改口去哄哄小家伙,却被陶安安用眼神制止住了。

陶安安自然不是没感受到陶容容刚才的动作,也不是不明白自己妹妹的意思,但她既然发现了不好的苗头,就有意要给陶容容板板毛病。

陶安安虽然记不得自己四五岁时是个什么样子,但陶千宜的情况她还是看在眼里的,有了对比,自然就有了矫正的方向。

得亏陶安安也就是自己心里面想了想,没有直接把这话说出来,不然不仅陶容容要气个半死,就是陶千宜也是要脸红的。

陶千宜:谢谢,我选择弃权,要脸。

作为一个开了挂的存在,陶千宜半点也不想在这个比赛中拥有姓名。真要比较的话,也该是拿陶容容去和陶宣宣比才对。

但陶安安一方面与陶千宜更亲近,另一方面,陶容容是她嫡亲的妹妹,有更好的例子在眼前,陶安安自然不会放纵她降低标准了。

在陶安安看来,不管是陶千禾,还是陶千宜,都是关系极亲近的兄弟姐妹,陶容容在他们面前服个软,根本算不得丢脸,可以说是最适合用来教育的情况了。

只是很显然,陶安安在人际关系这方面的选择,和她姐姐完全不同。

对陶安安来说,陶千禾是没什么接触、只比陌生人好一点的、那种所谓的哥哥,陶千宜则是经常被拿来举例的别人家孩子,完全就一阶级敌人了。

小孩子,大概都是既心大而又敏感的。

陶容容被几人看着,最后竟是越想越委屈,眼圈一红,干脆伸手推了陶安安一把,转身跑开了。

好在她这一次成功挣开了陶安安的束缚,不然要是再一次被拉回原地,怕是小家伙当场就要羞愤炸了。

就是这样,陶千宜都觉得她好像看到小家伙的鼻子红了。

有心想让陶安安赶紧跟去哄哄,可抬头一看,陶千宜自己先就吓了一跳。

陶安安完全是被陶容容的表现给气着了。

都说长姐如母,即便陶千宜觉得府上这些人还全是一群小屁孩,但在陶安安心目中,陶容容的教养就是有着她一份责任在。

“四妹这次真是太不像话了。”没了真人在眼前,陶安安手里的帕子就遭了殃。

陶千宜看得牙酸,试探着说:“其实也没什么吧,容容她还小,慢慢来就是?”

“不行。”陶安安果断道:“溺子如害子,四妹她现在是还小,可这些毛病如果不在她年纪小时纠正过来,等大了之后,还不更要骄纵。”

陶千宜越发头大,但看陶安安那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竟是也不敢直接反驳她。

果然,这女人生气的时候,不管是什么年纪,都十分恐怖啊。

伸手扯了扯还在神游的陶千禾,陶千宜求助外援道:“二哥,你说呢?”

“嗯?怎么了?”

陶千禾可没修炼过一心二用的功夫,这半天没注意她们说什么,现在回头见妹妹少了一个,脸上跟着就笑开了。

“要散了是吗?那二哥就先走了,妹妹和三妹你们慢慢玩。”

抬手拱了拱,陶千禾转身就想要溜。

但陶安安这回有了准备,陶千禾还来不及跑,便被扣下了。甚至因为他这和陶容容大同小异的落跑行为,让陶安安成功找到了迁怒的对象,张口便教训起来。

虽说身为哥哥却被妹妹教训,比较没有面子,但他俩从小一起长大,最是亲近,对于陶安安的数落,陶千禾看起来不仅没有什么不满,还顺着她的话直点头,像是真听进去了一般。

陶千宜左右看了看,给自己的丫鬟使了个眼色,趁着那俩人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悄悄一点点往旁边挪去。等挪到一定距离之后,更是转身就跑。

实在是不跑不行了,她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家还有这么一位念功了得的人,真是再修炼修炼就能赶上唐僧了,实在是让人头大。

这一跑,先不管被留在原地的俩人如何,陶千宜倒是又看到陶容容这小家伙了。

可小家伙现在也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着陶宣宣和陶千成在。要光是两个小姑娘还好,再加上陶千成那个小胖墩,陶千宜就不愿意过去了。

趁着没人注意,陶千宜干脆拐上了另一条小道。

惹不起,躲得起,就不信这偌大的府邸,还找不出一处清净的了。

“瞧,果然大姐一遇上三妹,眼里就再没有别的人存在。我也就算了,可你与大姐才合该是最亲近的存在,但你现在跑出来了这么久,都不见大姐找来的。”

陶宣宣余光瞥了眼陶千宜刚刚离开的方向,鼻中几不可闻的轻哼一声,转头又与陶容容轻声说起话来。

“四妹妹,我真是为你不值。”

陶千成嘴里含着糖,不明白二姐怎么突然这么兴奋,堵着这病秧子就不放了。算了,不管了,糖真好吃。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权倾盛世

    1权倾盛世

    糖炒栗子| 古代言情

    前世,她错信人渣,助他称帝,却最终落得家人惨死的下场。“阿卿,我来晚了……”一只穿云箭刺穿胸腔,那个男人到死都将她紧护怀中。重活一世,她立誓踩渣男斗绿茶,死心塌地的追随他。“安王殿下,您缺暖床吗?能打仗,能安邦,还能生娃的那种……”这一世,她将性命交在对方手里,随他远赴边关,助他攻下京都,伴他登基称帝,权倾盛世,携手一生。

  • 2 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2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云起莫离| 豪门总裁

    民政局内,她的继妹和男友偷偷领证。民政局外,她看着同样被甩的男人。“先生,我们都被甩了,不如凑合一下也领个证?”“可以,但要履行义务。”“成交!”露水夫妻,合拍虐渣,人前他宠她上天,人后他却不爱她。离婚后,他却失魂落魄,幡然顿悟,千里追妻。墨肆年:老婆,跟我回家!白锦瑟:纠正一下,是前妻!你家也不是我家!墨肆年:那你把偷我的东西还给我!白锦瑟:啥?墨肆年:心!白锦瑟:...吓死她了,还以为这货来要儿子了。

  • 3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3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程小澄| 现代言情

    十年婚姻!安暖以为自己嫁了绝世好男人。殊不知,这个男人却将她亲手逼上死路!他以婚姻的名义玩弄她的感情,算计她的家产,甚至灭掉整个安氏家族,只为博真爱一笑。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让她一朝重生在了十年前!这一世,她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让他的家族灰飞烟灭,让他的情人不得好死,她要让那些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百倍偿还!为此,她重生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不应该去招惹的超级大佬!本以为他们的婚姻不走心,却没想到,婚后被大佬宠坏了。

  • 4 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4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仅年| 穿越架空

    "我凭啥少说话,你怎么不问问他媳妇怎么骂我的?谁还不是人身父母养的,凭啥让我忍着?"夏念噌的一下火就上来了。顾子墨捏了捏额头,"东晟,你先回去吧。"付东晟一看气也出了,两口子也打起来了,甚是满意。

  • 5 被八千暗卫接走王爷傻眼了

    5被八千暗卫接走王爷傻眼了

    云月| 穿越架空

    前世,她是天才军医,一次意外魂穿成了闲王妃。大婚之日,遭人算计,她得以重生。本是骁勇善战的将军之女,却成了无数人的笑话废物。她的到来,势必改变这一切。随身系统,以血救人,翻手为毒,覆手为医,她的出现乱了谁的心!一场相遇,一世生死,注定,不甘平凡!他是大梁国赫赫有名的闲王,却也是暗夜中的狼主,他的隐藏足以世间震荡,却甘愿为她倾尽一生,擎天而立。他说:“本王可为云儿夺下天下,自然可以为云儿放开这天下,与云儿比,这天下又算得了什么?”

  • 6 第一战神杨风

    6第一战神杨风

    水中鱼| 都市生活

    五年前,他是流浪汉,为了冲喜,成为叶家赘婿。五年后,他是第一战神,手握百万雄兵,权势无双。他牵起妻女的手,就要给她们一个世界......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