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一凡墨寒小说阅读 顾一凡墨寒小说太太你又不乖了

太太你又不乖了

更新时间:

经典小说《太太你又不乖了》是故筝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一凡墨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墨文柏就没看过这东西,听见顾一凡这么一说,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改天他也找来看看。客厅里很快又归于了沉寂,只剩下轻轻的呼吸声,和书页翻动的声音。墨文柏有点坐不住,于是悄悄地朝顾一凡打量了过去。...

《太太你又不乖了》精彩内容

顾雪仪死了。

前一日,她才刚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

第二日,再睁开眼,她坐在一张白色的桌子前,手边摆着一只造型简陋奇特的杯子,除此外,则是一本装帧奇怪的书……

书页上用缺胳膊少腿儿的文字,写着《强宠甜心妻》五个字。

那五个字深深扎进她的眼底,猛地将脑海深处的记忆全部拉了出来。

她叫顾雪仪,但却已经不再是大晋的盛家主母顾雪仪,而是欣源集团的大小姐顾雪仪。

她在二十四岁那一年,对宴氏总裁宴朝一见钟情,于是使用手段藏进了宴朝的酒店房间,再花钱请了媒体来“捉奸”。

媒体拍下了他们先后出入酒店房间的照片,很快就荣登了头条。

半个月后,他们结婚了。

……

顾雪仪艰难地消化着那些陌生的画面和词汇,她陡然意识到,自己又活过来了,只不过活在了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的躯壳里。

“砰砰砰——”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响起了。

这是一户没有规矩的人家。

顾雪仪在心下暗暗皱眉。

“谁?”顾雪仪冷声问。

敲门声停住,外面紧跟着响起了一道女声:“太太……你快出去看看吧,蒋小姐在楼下等了你很久了,这会儿都发火了。”

蒋小姐是谁?

到别人的家里,发她的火?好大的威风。

顾雪仪倒是很多年没见过,有人敢这样在她跟前撒泼了。

“太太……”

“太太,现在先生不在家。你可不能任性啊。”

“太太,蒋小姐肚子里还有先生的孩子呢……”

外面的人,催的一声比一声急促。

顾雪仪约莫知道,外面的女人应当是这户人家的下人,可谁家有下人来指挥主人的道理?

外面的人催得越急,顾雪仪反倒越发不着急了。

她轻轻掐了自己一把。

是疼的。

说明不是梦。

现在首要应当做的,就是迅速熟悉这个陌生的地方,活下去,还要活得不堕顾家女儿的风采。

“太太!”门外的女佣王月重重敲打了几下门,还是没见有动静,她心下也忍不住嘀咕。

真是奇了怪了。

这蒋小姐不是第一回来了,前两次来的时候,顾雪仪一听名字,就气得砸东西……今天怎么没声了?

王月心底有点焦躁。

要不是顾雪仪顶着个宴家太太的名头,按照宴家的规矩,先生不在,事事就都得禀报给她,王月也不想来触这个霉头。

那蒋小姐也不是个好惹的……这事儿总得有个人去处理啊!

“太太……”王月刚叫了一声,一转头,就看见那位蒋小姐顺着楼梯上来了。

这位蒋小姐鼎鼎有名,是娱乐圈一线小花,三年前因为出演了一部古装剧的女主而大火。她留着一头时下流行的羊毛卷发,五官带着点儿混血的味道,看着有点洋气,大红唇一抿起来,还有点风情。

蒋小姐一手护在小腹前,眉间微蹙,开口就问:“宴太太还不肯见我吗?”

蒋梦有点着急。

如果不急,她也不会三番两次前来宴家了。

宴家是她最后的机会……如果不是传闻宴朝失踪了,她也不敢来。

顾雪仪就是个蠢货,你一定可以糊弄过她的……

蒋梦在心底暗暗给自己打气,但面上却是露出了忧郁可怜的神色。

王月面露尴尬,小心翼翼道:“蒋小姐,太太可能还在睡觉……”

顾雪仪并不得先生的喜欢,当年之所以会和先生结婚,也都是靠那点儿龌蹉手段逼婚逼出来的。

而这位蒋小姐就不同了,肚子里怀的可是先生的孩子啊,现在先生又失踪了……弄不好这就是先生唯一的血脉了……

蒋梦看向面前那扇门。

是法国知名设计师ChristianLiaigre的手笔。

岂止这扇门?……从她踏入这里开始,目之所及,都是大把的金钱。

宴家是真的足够有钱,也足够有势。却偏偏被顾雪仪这样的女人占据着。

蒋梦心底刚生出一丝艳羡,但很快就又被她按了下去。宴朝、宴家,是她看得见抓不住的东西,她只要抓住自己能抓住的东西就够了。只要度过这一关,虽然比不上宴家富贵,但她也能过上无数人努力一辈子也过不上的生活了……

想到这里,蒋梦一步跨上前,亲自敲响了门。

“宴太太,我想我们得谈一谈。”

着急的是对方,她自然不会屈尊降贵去理会那位蒋小姐。

顾雪仪对门外的声音充耳不闻,她抬起头,专心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相当简陋的地方,奇怪的床,奇怪的灯,和奇怪的窗户……还有许多看上去奇怪又低廉的摆件……对面的墙上,还砌着一大面的水银镜子,镜面正对着她,和她身后的床。

这家人真奇怪,连镜子不能对着床榻的道理都不懂得么?

顾雪仪缓缓走近那面大镜子。

镜子里的她,穿着一条浅绿的丝绸做的裙子,靠两根细细的带子挂在肩上,露出了纤细的脖颈和漂亮的锁骨;裙子裙摆及膝,底下则是一双笔直的腿。

镜子里的女人和她容貌相似,只是被怪异的妆容模糊了眉眼,看上去凶相毕露,又莫名艳俗,年纪一下被拉高了好几岁。

顾雪仪根据躯壳的记忆,找到了“浴室”,又摸索着找到了纸巾,艰难地拧开水龙头,伸出指尖,试探着感受了一下水……

是温的。

这个世界真奇怪,下人没有规矩,屋内摆设没有美感,但这些奇技淫巧倒是有几分意思,带来了不少便宜。

顾雪仪用纸巾蘸着温水,擦拭起了脸上的妆容。

但这些妆容却很难擦去。

顾雪仪倒也不急,就慢慢地一点点地擦,一边擦,一边继续消化关于这个陌生世界的记忆……

门外的蒋梦已经等得万分焦灼了。

今天顾雪仪怎么这么沉得住气?

蒋梦咬了咬唇,干脆皱起眉,发挥了她百分之百的演技,捂着小腹,咝咝抽声道:“我肚子……好像有点疼……”

“宴太太!我肚子疼……”

王月一下慌了,一边扶住蒋梦,一边大声喊:“来个人!去叫家庭医生!”

一边又大喊:“太太!不好了!太太你快出来啊……”

而门内。

顾雪仪这才找到了一种名为“卸妆水”的东西,总算擦去了大半的妆容。底下的眉眼,这才清晰地露了出来。

这时候,一段吵嚷的声音突然在卧室内响起。

那是一段听不懂的语言,只隐约能听出好像是乐曲……

顾雪仪走出去,找到了那个发出声音的小方块。

这是“手机”。

她的记忆告诉她。

顾雪仪溯寻着记忆,动作生涩地接听了电话。

那头传出了一个男子尴尬又小心的声音:“是、是宴太太吗?宴四少现在在警局,他和江家三少打起来了……您看,您能来接一下人吗?”

宴四少?

应当是这具躯壳的丈夫,那位宴朝先生的弟弟。

和江家三少打起来了?在警局?

警局?

顾雪仪又迅速从记忆中,找到了对警局的定义。

大约就是类似于衙门,又或是大理寺一类的存在。堂堂大家子弟,居然因为在市井打架斗殴,闹到了衙门去,还要当家主母去接人!

简直可耻又可笑!

顾雪仪面色一沉,在屋内环视了一圈儿,最后选定了一件趁手的东西,拿了起来。

这时候,她的目光顿了顿,停在了一张图,不,这个叫“照片”。

上面清晰地印着人像。

那是一个身形挺拔的年轻男人,男人生得十分俊美,积石如玉,列松如翠。

他穿着玄色的服饰,留着短发,面上挂着一点淡淡的笑容,眉眼却分外淡漠。

玄色显贵,短发显厉。男人整个人都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味道。单单是透过“照片”,都能感受到他传递来的无形的压迫。

顾雪仪立刻就看出来,这个男人沾过血。

男人外表谦谦君子,实际身上掩着比寻常凶戾之气还要慑人的血气。

那就是宴朝?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轻易答应和这具躯壳的原主结婚呢?他看上去并不是会受他人胁迫的人。

不过,关她屁事。

顾雪仪反手无情地扣倒了照片。

半分钟后,顾雪仪打开了门。

门外正大喊着的王月,还有卖力表演着的蒋梦,都愣住了,眼看着那扇门开了,顾雪仪里面穿着睡衣,外面随意裹了一件红色风衣,黑色长发披散在肩上,眉眼清冷凌厉,刹那之间,竟有种美丽逼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滋味儿……

王月和蒋梦刹那间竟然还有种,自己仿佛马戏团小丑一样,卖力表演却得不到一枚硬币打赏般的滑稽感。

王月结巴了一下:“太、太太,你出来了,你终于出来了……蒋小姐,她……”

蒋梦立刻微眯起眼,柔弱无力地靠在王月的肩上,抬头看向顾雪仪:“宴太太,还请你不要意气用事,我并不想夺走你宴太太的位置,我只是想和你聊一聊这个孩子……”

顾雪仪淡淡扫过她,一言不发。

蒋梦顿时有种被她从头打量到脚,仿佛打量某种货物一样的窘迫感。

奇怪,我疯了吗?

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蒋梦咬牙。

顾雪仪谁也不理会,大步就往楼下走。

王月傻了眼。

蒋梦也傻了眼。

顾雪仪难道不是出来见她的吗?

王月连忙松开手,想也不想就本能地要去拦顾雪仪,口中还一边喊着:“太太,你别走啊……”

那边蒋梦突然被甩开,差点摔倒在地,惊得叫了一声。

王月只好又慌急慌忙回头去扶蒋梦:“太太,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顾雪仪这才顿了下脚步,说:“我去接宴四。”

宴四?

王月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这说的是四少宴文柏。

“接、接四少?”王月更疑惑了。

宴家上下,就没有一个人和顾雪仪是对付的,尤其四少,年少气盛,可没少下顾雪仪的面子。所以四少不管怎么了,都轮不到顾雪仪去接啊!

还没等王月想个明白。

顾雪仪晃了晃手中的东西:“嗯,顺便抽一顿。”

王月这才看清楚,顾雪仪手里抓着的是一条Gucci的皮带,比手指头还粗。

王月:?

蒋梦:?

她……她要打宴四少?她敢?

疯了,真是疯了!

太太疯了!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权倾盛世

    1权倾盛世

    糖炒栗子| 古代言情

    前世,她错信人渣,助他称帝,却最终落得家人惨死的下场。“阿卿,我来晚了……”一只穿云箭刺穿胸腔,那个男人到死都将她紧护怀中。重活一世,她立誓踩渣男斗绿茶,死心塌地的追随他。“安王殿下,您缺暖床吗?能打仗,能安邦,还能生娃的那种……”这一世,她将性命交在对方手里,随他远赴边关,助他攻下京都,伴他登基称帝,权倾盛世,携手一生。

  • 2 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2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云起莫离| 豪门总裁

    民政局内,她的继妹和男友偷偷领证。民政局外,她看着同样被甩的男人。“先生,我们都被甩了,不如凑合一下也领个证?”“可以,但要履行义务。”“成交!”露水夫妻,合拍虐渣,人前他宠她上天,人后他却不爱她。离婚后,他却失魂落魄,幡然顿悟,千里追妻。墨肆年:老婆,跟我回家!白锦瑟:纠正一下,是前妻!你家也不是我家!墨肆年:那你把偷我的东西还给我!白锦瑟:啥?墨肆年:心!白锦瑟:...吓死她了,还以为这货来要儿子了。

  • 3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3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程小澄| 现代言情

    十年婚姻!安暖以为自己嫁了绝世好男人。殊不知,这个男人却将她亲手逼上死路!他以婚姻的名义玩弄她的感情,算计她的家产,甚至灭掉整个安氏家族,只为博真爱一笑。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让她一朝重生在了十年前!这一世,她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让他的家族灰飞烟灭,让他的情人不得好死,她要让那些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百倍偿还!为此,她重生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不应该去招惹的超级大佬!本以为他们的婚姻不走心,却没想到,婚后被大佬宠坏了。

  • 4 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4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仅年| 穿越架空

    "我凭啥少说话,你怎么不问问他媳妇怎么骂我的?谁还不是人身父母养的,凭啥让我忍着?"夏念噌的一下火就上来了。顾子墨捏了捏额头,"东晟,你先回去吧。"付东晟一看气也出了,两口子也打起来了,甚是满意。

  • 5 被八千暗卫接走王爷傻眼了

    5被八千暗卫接走王爷傻眼了

    云月| 穿越架空

    前世,她是天才军医,一次意外魂穿成了闲王妃。大婚之日,遭人算计,她得以重生。本是骁勇善战的将军之女,却成了无数人的笑话废物。她的到来,势必改变这一切。随身系统,以血救人,翻手为毒,覆手为医,她的出现乱了谁的心!一场相遇,一世生死,注定,不甘平凡!他是大梁国赫赫有名的闲王,却也是暗夜中的狼主,他的隐藏足以世间震荡,却甘愿为她倾尽一生,擎天而立。他说:“本王可为云儿夺下天下,自然可以为云儿放开这天下,与云儿比,这天下又算得了什么?”

  • 6 第一战神杨风

    6第一战神杨风

    水中鱼| 都市生活

    五年前,他是流浪汉,为了冲喜,成为叶家赘婿。五年后,他是第一战神,手握百万雄兵,权势无双。他牵起妻女的手,就要给她们一个世界......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