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列车完整版全文阅读 顾白锦齐萧白 大结局

雪夜列车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顾白锦齐萧白的小说是《雪夜列车》,它的作者是染指终生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他眼中狡猾多端的女间谍,他是她眼中凶狠无情的冷血男人。雪夜交锋,她们之间结下恩怨。你追我赶的猫鼠游戏,又会是谁深陷入其中呢...

《雪夜列车》精彩内容

第15章

“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下吧,这场战事有他一大半的功劳。”

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他非常的欣慰,所谓说虎父无犬子,但是齐萧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已经比他当年还要聪明了。

“你身上没有受伤吧,要不要让长淮过来替你看一下伤势,”

齐夫人对于大帅的身体还是非常在意的。

“小伤而已,休养几天就好了。”

齐大帅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

“齐伯伯,你能平安归来真的太好了,伯父和妹妹都要担心坏了。”

顾白锦适当的前来和齐正天问安,既没有打扰了他和妻子的重逢,也不失去了礼数。

齐正天将目光转向了顾白锦,面带微笑点了点头:“白锦,你不要担心,你父亲已经安全了,只要安定下来,就能把他接过来了。”

平城的家已经没了,她现在也只能继续留在大帅府之中了。

在这样危急关头,大帅还能想着她的父亲,这份恩亲,顾白锦此生都不能忘了。

国破家亡,这个久未谋面的伯父,却成了她最后的依仗,伯母更是拿自己像亲人一样,这样的情谊更加让她难以报答。

“玲珑快要下学了,她见到你一定很开心。”

齐夫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又吩咐李妈说道:“多准备一些老爷喜欢吃的菜,好好地为他补补身子。”

李妈自然照做,齐玲珑下学回来,看到院子里面停着的汽车,就知道是父亲回来了,扔下了书包冲进了屋内,抱着齐大帅大哭了一场。

平城的战事如此危机,让所有人的心都紧跟着悬了起来,幸好齐大帅平安归来,所有人紧悬着的心此刻也终于放下来了。

父女重逢的场面让人看了十分的感动,同时也引起了顾白锦自己的辛酸,她和自己的父亲也将近两个月没见了。

她自幼都在父亲的陪伴中长大,父亲既是严师又是慈父,在她的生命中胜过任何人。

大帅回来之后,家里才算安定了下来,他决定举办庆功宴,犒劳他在危难关头与他同生共死的兄弟们。

齐夫人也很赞成:“既然是庆功宴,那肯定要好好的筹备一下,我现在就吩咐管家去准备。”

贤妻如此,夫复何求。

大帅赞成的点了点头:“那就·有劳夫人去筹备了。”

大帅府过两日要好好的筹备庆功宴,所以大帅府上上下下都要好好的庆祝了一番。

齐玲珑的心情看上去非常不错,下午提议要和顾白锦一起去逛街,她最近愁眉苦脸的许久了,现在心情终于变好了,所以就硬拉着顾白锦陪她一起去逛街。

顾白锦想到了自己还在平城的张妈,她来了这么久,都没来得及给张妈送一封信,也不知道经过了战乱之后,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她回房间准备好了信件,打算出门去,临走的时候顾白锦询问过大帅身边的人,军队的人对顾府的人都有所关照,在战争爆发的前夕,就已经通知了城中的居民转移,所以张妈应该是安全的,只是她能去哪呢?

、张妈无依无靠,能呆的地方只有顾府,她和父亲都不在,张妈又怎么能维持生计呢。

走在了漫漫长街之上,兜里面揣着一份信,顾白锦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镯子,青色的镯子在她纤细洁白的手腕上,散发出莹莹的绿光,这是她自幼戴在身上的,想必是能换一些银票的,若是送给张妈也能让她缓解一下燃眉之急。

顾白锦自顾自的想着,没有注意到耳边齐玲珑的呼唤声。

“白锦姐姐,姐姐。”

她朝着顾白锦大喊了一声,顾白锦才如梦惊醒,转过头迷茫的看着齐玲珑,齐玲珑朝着她吐了吐舌头,笑着说道:“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顾白锦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轻笑了一下:“也没事,就是突然想起了家里面的张妈了,看见李妈在家里面,有些触景生情。”

齐玲珑歪了歪脑袋:“你不是准备了信给她嘛,你等我先去买点吃的,等会我们一起去邮局给她送过去吧。”

齐玲珑永远都是这样,笑起来无拘无束的,人畜无害的模样。

也就是这样的女孩,才让人觉得喜欢吧。

她的心里面猛然惊了一下,这么清纯单纯的齐玲珑,她万万不能让她嫁给顾长淮。

不然这个女孩这一辈子,可能就要毁了。

两个人一起来到了一家西式糕点铺的门口,顾白锦对齐玲珑说道:

“那你去吧玲珑,我在门口等你一下。”

齐玲珑歪着头不解的问道:“姐姐不和我一起进去吗?”

顾白锦摇了摇头说道:“你先进去就行,我在外面等你,你快点出来。”

她目送着齐玲珑走进了一家西式的甜品店,面带微笑的看着她。

等到她走进去之后,自己则是转身去了街头对面的当铺。

镯子易碎,她还是换些钱给张妈吧。

这个镯子是她从小戴到大的,多少有些不舍,不过还是张妈比较重要,她现在只能先把这个镯子当出去,等到来日再想办法赎回来。

高高的当铺,看不清里面的人,她将镯子取下看了一眼,递了过去。

店铺老板仔细的掂量了一下,确实价格不菲,最终也给了顾白锦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

拿着沉甸甸的钞票,顾白锦的心里面是比较复杂的,因为镯子远比这些还要值钱,店铺老板虚报了不少。

可是眼下正是用钱的时候,不能再讨价还价了,大帅府帮了她这么多,她也不好意思再去借钱,像是打秋风的穷亲戚一样。

顾白锦走回了那家糕点铺的门口,却没看到齐玲珑的身影,她有些好奇,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买些糕点而已。

她站在原地等了一小会,才看到齐玲珑手里拿着两个盒子,一蹦一跳的从马路对面走了过来。

“姐姐,你看这个好看吗?”

齐玲珑将一个纸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条领带。

顾白锦问道:“这是?”

齐玲珑的脸色微微的开始发红,十分腼腆的说道、。

“我看长淮的领带好久都没有换过的,所以这是我买给他的,你说他会喜欢吗?”

本是少女含羞的表现,却让顾白锦的心里面非常的不是个滋味。

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但是喜欢的那个人会犯错。

若是玲珑知道了自己的未婚夫去给r本人卖命,到最后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呢。

顾白锦的心里面开始发酸,打心里面为齐玲珑感到不值。

“领带还是要和衣服搭配在一起好看,你单独买他可能也带不上吧、”

顾白锦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会回答她,只能转移她的注意力。

齐玲珑拿起来仔细的看了看,点头说道:“不会啊,我觉得这个颜色挺百搭的,他要是喜欢就戴上,不喜欢放在家里也没事。”

她乐呵呵的将领带收了起来,她们才出来了不久,天上的乌云开始密布了起来,阴沉沉的似乎要压人的头顶。

今年的雪似乎特别的多,看样子天又要下大雪了。

“白锦姐姐,我们还是快点回家去吧。不然又要下雪了。”

下雪,又要下雪,顾白锦最讨厌下雪了。

她心里面像是吃下了一棵酸涩的果子,看着齐玲珑单纯的面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等我把信寄给张妈,我们就回去。”

她和齐玲珑一同去了街上的邮局,邮差看到了跟随者一起来送信的是齐大帅的女儿,非常的用心,承诺不出七日,就能将这封信送到平城。

顾白锦微笑着谢过了,和齐玲珑一同离开了邮局。

两个人出门叫了一辆黄包车,车夫拉着两个人朝着大帅府走去。

然而刚坐上了黄包车,顾白锦又看到身旁的一辆黄包车也跟着呼啸而过。

她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敏锐的捕捉到了坐在黄包车上女生的侧脸,是鹅蛋脸,姿色美艳的一张脸。

她很熟悉,正是自己的国中同学陈淑静。

陈淑静家是在长岭的,不知道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岳城之中。

她到底和父亲的入狱有没有关系。

顾白锦的拳头紧了紧,再转头看去的时候,两辆黄包车擦肩而过,早就已经没有了陈淑静的身影。

然而两个人刚走,邮局后面的小巷子里面就走出来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他只身走进了邮局,邮差立刻走出来招呼他。

“这位爷,是要送信吗?”

黑衣人摘下了帽子,露出了一张成熟冷静的面容,嘴唇较厚,面无表情。

“把刚才那位小姐送过来地信给我看一下。”

邮差当即就皱起了眉头,不满的叫嚷道:“这位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我们这边的信件都是不会随便给人看的。”

黑衣人拿出了一把枪,指着邮差的脑袋,同时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证件给他看,沉声说道:“现在知道我的身份了吧,把信拿出来。”

邮差被吓得差点六神无主,只得乖乖的听话照做,战战兢兢的将包裹好的信封拿了出来。

黑衣人看了看信封上面的地址,直接将那封信揣进了大衣的口袋里面,自己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

大帅府之中,齐萧白正静静的躺在了床上,床头的灯亮着,他的手上拿着一份报纸,皱着眉头看着。

外面轻轻的响起了敲门声。

他沉声说道:“进来。”

穿着黑色大衣的肖副官才慢慢的走了进来。

“少帅,您请过目。”

说着他将拦截到的信件递到了齐萧白的手上。齐萧白伸出手,缓缓的打开了信封,里面是厚厚的一沓银票,剩下的内容就是一封单薄的家书,上面写着顾白锦娟秀的字迹。

“张妈,你在岳城平安无事,希望你在家里面能够保重自己的身体,我父亲很快就能从狱中出来了,你不要太担心。”

短短的只字片语,齐萧白却像是从字里行间看到了顾白锦平静的眼眸,像是平静的湖面,没有一丝涟漪一般。

“这是顾小姐留在当铺的镯子。”

肖副官将顾白锦从当铺里面的镯子拿了出来,递到了齐萧白面前,镯子触手升温,似乎还带着顾白锦的体温一般。

“其他没有什么发现吗?”

肖副官摇头:“其他没有什么了。”

齐萧白眯起了眼睛。

肖副官欲言又止,齐萧白将身子坐起来,问道:“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肖副官这才说道:“顾小姐曾有事找过我,拜托我去找一个女人,她说那个女人曾经和她在火车交过手,被她踢下了火车,所以箱子才落到了她的手中,真正的情报是被顾长淮转移走的。”

截然不同的两个回答,齐萧白托着下巴说道:“你觉得谁说的可靠一些?”

肖副官摇了摇头:“属下不知。”

“最近有没有观察过顾长淮的其他动作。”

齐萧白不紧不慢的问道。

“顾少爷那边我们都有派人看守,不过他的日常作息都非常稳定,除了每个月都去教堂一次之外,也很少与其他人接触。“

肖副官将自己所掌握出来的情报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齐萧白的神色凝重了几分:“没有人的生活是这样一成不变的,他越是这样似乎就越发的可疑,他的身边还有没有其他亲近的人。”

“只有一个司机随时在他的身边待命,那个司机还是大帅介绍过去的。”

齐萧白眉头紧皱:“大帅介绍过去的?张十三吗?”

“对,大帅说张十三为人敦厚靠谱,所以就介绍给了顾少爷,顾少爷就一直用那个司机。”

齐萧白脸色一冷:“那个司机自从跟了顾长淮就再也没和大帅府取得国联系了,你那边就再派人盯一下吧,不要引起他的怀疑。”

“那这封信?”

齐萧白轻轻扫了一眼,“镯子留下,其他的原封不动的送过去。”

“是。”

肖副官领命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面只剩下齐萧白一个人,他拿出拿镯子看了看。

这个镯子看上去已经戴了很久了,触手都有光滑温润的质感,为r本人卖命,不可能会连一点银票都拿不出来。

难道自己真的误会她了?还是她故意用的苦肉计?

将镯子放到了盒子里面,放到了大衣的口袋之中。

胳膊好的差不多了他试着活动了一下,牵扯到了肩膀上的肌肉,还是有若有若无的疼痛感。

他另外一只手臂撑住起身,披着大衣走下了楼。

外面顾白锦刚要从外面上楼,正好和齐萧白在楼体的拐角处相遇。

同一屋檐下,自然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顾白锦匆匆和他打了一个照面,打算擦肩而过就行了。’

没想到齐萧白突然开口叫住了她:“站住。”

顾白锦立刻站在了原地,转头看向了齐萧白。

“少帅是有什么事情吗?”

齐萧白右手放进了大衣的口袋,从里面取了一个盒子出来,递到了顾白锦的面前。

顾白锦皱起了眉头,面露不解:“这是?”

“拿着。”

干脆冰冷的一句话,压根就不给她拒绝的权利。

搞什么名堂。

顾白锦撇了撇嘴唇,接过了齐萧白手里面的盒子,盒子打开的一瞬间,她的呼吸猛然一顿。

她刚刚放在当铺的那个镯子,此刻正静静的躺在盒子里面,在楼体电灯的照射下,散发出了安静温润的光泽。

她不是已经当给当铺老板了吗?

“为什么会在你这里?你派人跟踪我?”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

他肯定是派人跟踪她了,包括她给张妈寄出去的信,也一定被他看到了。

“信呢,你把信送到哪里去了?”

她皱起了眉头,朝着齐萧白逼问道。

信一定还在他的手里。

“信会准时送到平城张妈的手里,镯子给你,你不想要可以直接扔掉。”

冷酷的丢下了一句话,男人单手伸进口袋里面,缓步下了楼梯。

高大的身躯的背影,修长又挺拔犹如松树一般。

顾白锦手里握着盒子,心里面却是五味杂陈。

抛去她们彼此之间的成见,其实这个男人也没有她所想象的那么坏。

心里面的情绪忽然难以言喻,她撇了撇嘴巴,转身上楼去了。

筹备了两天,齐大帅的庆功宴成功举行,庆功宴按照舞会的形式展开的,夜幕已降,大帅府府门口的路灯次第亮起,橘黄色的光芒如薄纱,流转萦绕,很是缠绵妩媚。

岳城世家名流悉数到场。大门前的场地,早已停满了各色豪华座驾,香车宝马,华衣锦服。

顾白锦生在平城,却是见过一些市面的,但是这样豪华的舞会还是第一次见,大帅府的面子很多人都是要给的,不仅是要给,甚至都要争先恐后的来赴约,不过来的更多的还是陪同大帅一起出生入死的将领。

顾白锦喜欢安静,这样的舞会虽说是庆功宴,但是跟着闹的都是年轻人,年长一些的都喝了上客厅休息去了。

她也想要避而远之,但是架不住齐玲珑一直对她穷追不舍,她被迫换上了·季若昀送给她的水青色的旗袍。

旗袍的款式设计的简约但是非常流畅,极其衬托出她身躯的玲珑有致,头上戴上英伦淑女礼帽,高贵的气质尽显。

齐玲珑满脸惊艳的围着她转圈圈,啧啧称赞不已。

“白锦姐姐穿上这身衣服,岳城的名媛都要被你比下去了。你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吧,不然风头可都要被你抢完了。”

这句话深得顾白锦的心意,她确实不想在舞会上抛头露面,自己还是安分守己的,乖乖的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找个地方安静的带着,最好是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

大帅府的舞厅,金碧辉煌,水晶吊灯随着钢琴的曲子摇曳生辉,早有俊男美人随着舞曲,蹁跹滑向了舞池。

齐玲珑约了几个中学的姐妹,几个人聊得都非常开心,顾白锦静静的坐在了她的旁边,笑容满面的看着他们。

“这位小姐,能有荣幸请您跳一支舞吗?”

一只修长洁白的手落在了顾白锦的面前,一位身穿燕尾服,笑容干净纯洁的男生出现在了面前。

男孩看上去比顾白锦小了几岁,斯文干净的样子,眸子清澈如水,不含任何的杂质。

这已经是第四个来邀请顾白锦跳舞的了,她面带微笑,笑着婉拒道:“不好意思,我不太会跳舞,谢绝你的好意了。”

少年的脸上带着惋惜的色彩,依依不舍的和顾白锦告别了。

坐在齐玲珑旁边的小女孩都忍不住的窃窃私语。

“玲珑你家里面的这位姐姐好漂亮呀,是你哥哥的未婚妻吗?”

毕竟以前从来都没听过大帅府还有其他的女眷。

齐玲珑有些沾沾自喜,她也觉得顾白锦最适合当她嫂子。

“这是我父亲朋友的女儿,现在暂时住在我的家里面。”

“你姐姐可真受欢迎,长得漂亮。”

几个小女孩捂着嘴偷笑,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修长挺拔的男人走了过来。

顾长淮一身白色的中山装,衬托的他身材修长挺拔,身躯的比例完美,面部轮廓精致分明,鼻梁挺直,两道剑眉在额前的刘海处隐现,剑眉下面是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看起来妖冶邪魅。

在朦胧的灯光中,他真的有点像西方故事里面的王子。

不过顾白锦知道,这不过是他给人的表面现象,其实内心确实一匹活生生的狼。

走到齐玲珑的面前,他伸手弯腰朝着齐玲珑行了一个非常绅士的礼。

“这位小姐,能不能邀请您一起跳一支舞。”

齐玲珑其他的几个小姐妹都羞涩的捂住了脸,脸上挂着神秘兮兮的笑容。

她们都知道齐玲珑有未婚夫,长相英俊又得体,还是岳城非常有名气的西医。

齐玲珑脸上挂上了红晕,羞涩的笑了一下,牵着了顾长淮的手,站起身,顾长淮则是趁机搂住了她的腰,两个人的身躯就像是一对蝴蝶,翩然滑进了舞池之中。

“玲珑的未婚夫果真如传闻之中,英俊帅气又得体,真是让人羡慕。”

“你们知道吗,玲珑还有一个哥哥,长相也非常的俊美......”

小女孩又开始低声的窃窃私语了起来,顾白始终面带微笑,看着进入舞池的顾长淮和齐玲珑,神色也紧跟着暗淡了下来。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权倾盛世

    1权倾盛世

    糖炒栗子| 古代言情

    前世,她错信人渣,助他称帝,却最终落得家人惨死的下场。“阿卿,我来晚了……”一只穿云箭刺穿胸腔,那个男人到死都将她紧护怀中。重活一世,她立誓踩渣男斗绿茶,死心塌地的追随他。“安王殿下,您缺暖床吗?能打仗,能安邦,还能生娃的那种……”这一世,她将性命交在对方手里,随他远赴边关,助他攻下京都,伴他登基称帝,权倾盛世,携手一生。

  • 2 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2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云起莫离| 豪门总裁

    民政局内,她的继妹和男友偷偷领证。民政局外,她看着同样被甩的男人。“先生,我们都被甩了,不如凑合一下也领个证?”“可以,但要履行义务。”“成交!”露水夫妻,合拍虐渣,人前他宠她上天,人后他却不爱她。离婚后,他却失魂落魄,幡然顿悟,千里追妻。墨肆年:老婆,跟我回家!白锦瑟:纠正一下,是前妻!你家也不是我家!墨肆年:那你把偷我的东西还给我!白锦瑟:啥?墨肆年:心!白锦瑟:...吓死她了,还以为这货来要儿子了。

  • 3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3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程小澄| 现代言情

    十年婚姻!安暖以为自己嫁了绝世好男人。殊不知,这个男人却将她亲手逼上死路!他以婚姻的名义玩弄她的感情,算计她的家产,甚至灭掉整个安氏家族,只为博真爱一笑。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让她一朝重生在了十年前!这一世,她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让他的家族灰飞烟灭,让他的情人不得好死,她要让那些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百倍偿还!为此,她重生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不应该去招惹的超级大佬!本以为他们的婚姻不走心,却没想到,婚后被大佬宠坏了。

  • 4 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4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仅年| 穿越架空

    "我凭啥少说话,你怎么不问问他媳妇怎么骂我的?谁还不是人身父母养的,凭啥让我忍着?"夏念噌的一下火就上来了。顾子墨捏了捏额头,"东晟,你先回去吧。"付东晟一看气也出了,两口子也打起来了,甚是满意。

  • 5 被八千暗卫接走王爷傻眼了

    5被八千暗卫接走王爷傻眼了

    云月| 穿越架空

    前世,她是天才军医,一次意外魂穿成了闲王妃。大婚之日,遭人算计,她得以重生。本是骁勇善战的将军之女,却成了无数人的笑话废物。她的到来,势必改变这一切。随身系统,以血救人,翻手为毒,覆手为医,她的出现乱了谁的心!一场相遇,一世生死,注定,不甘平凡!他是大梁国赫赫有名的闲王,却也是暗夜中的狼主,他的隐藏足以世间震荡,却甘愿为她倾尽一生,擎天而立。他说:“本王可为云儿夺下天下,自然可以为云儿放开这天下,与云儿比,这天下又算得了什么?”

  • 6 第一战神杨风

    6第一战神杨风

    水中鱼| 都市生活

    五年前,他是流浪汉,为了冲喜,成为叶家赘婿。五年后,他是第一战神,手握百万雄兵,权势无双。他牵起妻女的手,就要给她们一个世界......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