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劫之王好看吗 王离李幽鹊小说主角 小说主角名叫王离李幽鹊

时间:2020-09-20 14:10:17

《渡劫之王》讲述了王离李幽鹊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通惠老祖压力一轻,顿时战意更浓,伸手一抓一扬,又是一个黑色的剑匣祭出,顷刻间凄厉的剑鸣声不断,二十七道乌黑的剑光以恐怖的速度瞬间狠狠刺入那颗深蓝色的雷球。...

>>>>《渡劫之王》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说你们是好运呢,还是歹运呢?”

金色劫云在空中朵朵开的时候,就在华阳宗这拨人正对着的远处,原本正在半空中飞掠的仙柯宗白溪真人一个急停,一声叹息。

他身后被一根活物般白色长草卷着的十余名面目俊秀的男童女童随着他的急停顿时撞成了一堆。

他倒是真的恰好路过,这些男童女童都是仙柯宗花了诸多心血栽培出来,要带回宗门的仙苗。

这些仙苗就像是一根藤上悬着的老丝瓜,脸色都已经是一片蜡黄,一副抖抖索索的模样,独有其中一个男童倒是面色如常,眼神还灵动的很。

他看着那朵金黄色灵芝模样的劫云,轻声问道:“真人,难道那就是传说中的金丹劫云?”

他的镇定和见识顿时赢得了白溪真人一个嘉许的眼神,“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你们遭遇此等机缘,我便索性在这里给你们上入门第一课!”

“我且问你,何为修真?”

白溪真人手指一点,就指向这名发问的男童。

男童道:“求得真我,去伪存真。”

“狗屎。”

白溪真人哈哈一笑,目光却是无比森冷的扫过所有这些仙苗,“你们谨记,修真就是逆天而行,抢夺气运,弱肉强食!”

这一堆仙苗噤若寒蝉,只是他们既然能被挑选出来,自然清楚规矩,此时都是在心中默默记住这十二字真言。

“天劫始终都是人祸。细如蝼蚁,巨如星兽,在天地间生命繁衍,都是在吸取天地精华,凡人和普通鸟兽活不过百年,死后一切回归自然,不破平衡,但修真者不然,越是长生不死,吸收便越多,一方天地无法平衡,就自然落下杀生大劫,落在单独修行者身上,便是寻常天劫,落在整个修真界身上,便是影响天地间所有生灵无量大劫!”

白溪真人面色如同冰山一般冷峻,眼神却比火山还要炽烈,“你们是幸运的,你们成了仙柯宗入门弟子,你们成为了修真者,各洲芸芸众生和你们相比,不过是一群朝生暮死的蜉蝣,但你们又是不幸的,刚入仙门就直接遭遇一名金丹巅峰大修士渡劫。”

这一堆仙苗虽然才刚刚入门,但对修真境界和修真界的历史也有了大致的了解,此时天空之中劫云不断堆积,恐怖的威压不断震荡,让这些仙苗更加面如土色,不过这名男童还能稳住心神,声音清脆的继续发问道:“真人,你是怕我们亲眼见到这名金丹大修士渡劫失败,生怕这样的画面在我们心中留下阴影?”

“不错。”

白溪真人看着这名男童,眼神都柔和了很多,“人贵有自知之明,自三圣并立,各洲仙门正统都归入三圣门下,按三圣道例行事,培养仙苗也都在各自划定的宗门地界之内,以往为了一个资质极佳的仙苗便引起各宗门大打出手的乱象已经一去不返,而且各宗门划定地界之后,也乐得长期投入来培养资质更佳的仙苗,不过即便如此,你们这种精挑细选出来的仙苗,一百个里面也最多有十来个能够修炼到筑基期,一百个筑基期也最多只有四五个能够到金丹。你们刚刚踏入仙途,金丹大修士渡劫失败的画面或许一开始对你们影响还不大,但修行的时间越长,越是发现仙途艰难,今日所见的画面,恐怕就会成为你们心中不断堆叠的魔障。不过机缘和危机并存,这种金丹大修士的天劫,谁也说不清会给你们带来些什么机缘。”

“弟子谨记在心。”这名男童认真致谢,和其余那些兀自抖抖索索的仙苗相比,这一副认真的模样着实让他显出了翩然出尘的仙风道韵。

不过白溪真人这时却是脸色剧变,嗤的一声裂响,他和他身后这堆仙苗瞬间就变成了一道往后飞射的流光。

“怎么可能是这种雷劫!”

“退!速退!”

与此同时,周遭的天上和地下都响起了一阵阵不可置信的怪叫声。

悄然孕育了许久的天劫毫无征兆的真正降临了。

已经鱼鳞般密布天空的劫云在刹那间猛然往下压了数百丈的距离,骤然落下了成千上万道雷光。

这些雷光都只有拇指粗细,色泽却是奇特的乳白色,光芒也并不刺眼,但是一落下来,天空之中却是瞬间爆开一阵阵恐怖的寒潮,一层层琉璃般的冰层毫无征兆的在空中形成,就像是一座冰山骤然被切成了无数薄片,然后平着堆放在了这片天空之中。

噗噗噗……

这些雷光落地却极为诡异的没有任何的轰鸣,每一道雷光的落点处都是一团冰雾缭绕,然后迅速的堆积起一堆宝塔样的雪白冰晶。

这些雷光在劫云之中落下时,足足笼罩了方圆数十里的区域,但落下时却都是无比精准的落向了一座山头。

那座郁郁葱葱的青山瞬间就变成了一座白色的雪峰,恐怖的寒气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四周的天地席卷,四周山头上的草木瞬间枯黄。

“冰魄天雷?”

白溪真人见鬼似的看着那座变成白色的雪峰,两颗眼珠子都鼓了起来。

“退!还要退!”

四周天空里嗖嗖嗖的破空声不断。

所有呼喝着往后撤的修士和白溪真人都是一个想法,真是活久见了。

天道法则是随世而生的永恒不变的存在。

修真界每个大阶对应的天劫也是固定的。

金丹期晋升元婴对应的天劫是七重雷劫。

七重雷劫之中,各种天道劫雷的登场顺序也是固定的。

先是威力最弱的劫雷,随着这名渡劫的修士不断硬抗天雷,天道法则也会被打出火气一般降落更强大的劫雷。

按照修真界的经验,七重劫雷之中,至少前四重雷劫都是常规的雷劫,这四重雷劫先后登场的顺序一般是火云雷劫开场,先不断坠落带着些许雷罡的火云,接着登场的是神霄雷劫,然后是青霄雷劫、碧霄雷劫,到了第五道丹霄雷劫登场时,天道法则才会针对这名金丹修士的金丹丹气而制定独特的异种劫雷。

但冰魄天雷毫无疑问是异种劫雷之中的一种。

这七重雷劫一开场,直接就将常规的前四重雷劫省略了,这如何不让这些在场的修士感到匪夷所思。

更何况这冰魄天雷在异种雷劫之中也是比较难缠的一种。

这是什么鬼!

任何的经验都来自血淋淋的教训。

修真史上围观天劫的修士因为遭遇异种雷劫而导致团灭的例子屡见不鲜,也难怪这些修士如此色变,仓皇逃窜。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此时雷劫的中心,那座被极寒镇压着的荒山之中,一名老道差点直接一口老血从喉咙里喷出来。

他是这场天劫的绝对主角,华阳宗的通惠老祖。

没有人此时能够比他更觉得匪夷所思,没有人能够比他更悲愤欲绝。

天道法则是冷酷无情的,天劫存在的意义就是要抹消逆天夺命的存在,但天道法则同时又是公平的,因为它完全一视同仁,任何出身,任何宗门的修士都不会受到区别对待。

但这公平的天道法则,面对自己的时候为什么偏偏就不对了?

有因必有果。

天劫的异变原本也是有注定的原因的。

只有那些在修行的过程中有特殊际遇的顶级天才,那些结出的金丹都完全迥异于寻常金丹的绝世强者,甚至在金丹期就已经超越了金丹期的威能,能够抗衡元婴期修士的变态,才有可能遭遇天道法则的这种严苛报复。

但自己是什么人?

虽说修真界遍地都是扮猪吃老虎的存在,但通惠老祖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哪怕是在小玉洲,自己也绝对是金丹期修士之中最为平凡的庸才。

他在凝出金丹之后,修到金丹巅峰的时间,比起小玉洲那些天才足足多花了一倍。

他本身也没有什么独特的灵根,凝出的金丹也是稀松平常,像他这样的人,怎么样都不可能和异种天劫扯上关系。

难道自己修得太慢,太过平庸,一直拖到寿元将尽才被迫渡劫,天道法则也看不过去了?

这也太扯了。

渡劫之王

  • 作者: 笑红尘
  • 类型:玄幻科幻
  • 连载中

通惠老祖压力一轻,顿时战意更浓,伸手一抓一扬,又是一个黑色的剑匣祭出,顷刻间凄厉的剑鸣声不断,二十七道乌黑的剑光以恐怖的速度瞬间狠狠刺入那颗深蓝色的雷球。

热门小说榜
  • 1 权倾盛世

    1权倾盛世

    糖炒栗子| 古代言情

    前世,她错信人渣,助他称帝,却最终落得家人惨死的下场。“阿卿,我来晚了……”一只穿云箭刺穿胸腔,那个男人到死都将她紧护怀中。重活一世,她立誓踩渣男斗绿茶,死心塌地的追随他。“安王殿下,您缺暖床吗?能打仗,能安邦,还能生娃的那种……”这一世,她将性命交在对方手里,随他远赴边关,助他攻下京都,伴他登基称帝,权倾盛世,携手一生。

  • 2 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2总裁夫人她虐渣A爆了

    云起莫离| 豪门总裁

    民政局内,她的继妹和男友偷偷领证。民政局外,她看着同样被甩的男人。“先生,我们都被甩了,不如凑合一下也领个证?”“可以,但要履行义务。”“成交!”露水夫妻,合拍虐渣,人前他宠她上天,人后他却不爱她。离婚后,他却失魂落魄,幡然顿悟,千里追妻。墨肆年:老婆,跟我回家!白锦瑟:纠正一下,是前妻!你家也不是我家!墨肆年:那你把偷我的东西还给我!白锦瑟:啥?墨肆年:心!白锦瑟:...吓死她了,还以为这货来要儿子了。

  • 3 第一战神杨风

    3第一战神杨风

    水中鱼| 都市生活

    五年前,他是流浪汉,为了冲喜,成为叶家赘婿。五年后,他是第一战神,手握百万雄兵,权势无双。他牵起妻女的手,就要给她们一个世界......

  • 4 君不败姜如瑶

    4君不败姜如瑶

    一纸虚妄| 都市生活

    腊月初九,武国大北边境线山巅。山风呼啸,君不败端坐在大雪之中。狭长的璀璨长眸落在了手上的一纸军令上。“君不败,罪其一,掌兵自重,妄自私论!”“罪其二:纵兵娇将,养兵成虎!”“罪其三:目无尊上,不分尊卑!”

  • 5 野人老公放肆爱

    5野人老公放肆爱

    李同学| 穿越架空

    穿越到远古时代,爱上一个野人,她以为这会是一场单纯的恋爱,可他却夺走了她的全部。最终,她最爱是他,最恨,也是他。

  • 6 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6重生成又肥又懒已婚军嫂

    仅年| 穿越架空

    "我凭啥少说话,你怎么不问问他媳妇怎么骂我的?谁还不是人身父母养的,凭啥让我忍着?"夏念噌的一下火就上来了。顾子墨捏了捏额头,"东晟,你先回去吧。"付东晟一看气也出了,两口子也打起来了,甚是满意。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