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后,冰山影帝老公疯狂追我

    重生后,冰山影帝老公疯狂追我

    作者: 海上钢筋师

    从嫁给影帝到现在,我们我们相互折磨了半辈子。如今我快死了,他却没来。回光返照时,我听到了儿子电话里秦风的声音:“我还在忙,暂时回不来。”我想,这段话,大概就是他对我这一生的否定。失去意识前,我心中只剩一个念头。如果可以重来一世,不要互相折磨了。再次睁眼,我竟回到了二十三岁。这次,我对主动送上门的秦风...

  • 女儿惨死那天,影帝老公在陪白月光

    女儿惨死那天,影帝老公在陪白月光

    作者: 爱写文的毛子哥

    女儿被她的影帝爸爸反锁在家里,谁知楼下竟然突然起火!女儿在求救电话里一声声哭求:“爸爸,你回来!家里着火了!”丈夫却嗤之以鼻:“都是你妈教的你满嘴谎话,自己在家待一会儿能死吗?别耽误我办正事!”可他的正事,就是去一线小花的家里偷情私会。消防员到来时本来还有一线生机,可我家的房门被他换成了最高级的防盗...

  • 我的影帝老公有两个人格

    我的影帝老公有两个人格

    作者: 佚名

    我的影帝老公迟寂有两个人格。白天,他总对我冷淡疏离。但到了晚上,他的心智就会回到十八岁。变成幼稚又爱吃醋的男高中生,用力地将我压在身下,不断地索吻。直到那天,在直播综艺现场。

  • 和顶流上了恋综,影帝老公突然把我公开

    和顶流上了恋综,影帝老公突然把我公开

    作者: 圃圃

    "和顶流上了恋综,影帝老公突然把我公开没错,三金影帝是我现任老公,这么多年他把我藏的很好,从不肯让大众知道。直到有一天我和顶流前男友上了恋综。他突然像变了一个人。"

  • 被网暴后,影帝老公瞒不住了

    被网暴后,影帝老公瞒不住了

    作者: 玄音

    我的画作《幼子》被曝抄袭,黑粉呐喊让我滚出画坛。对家发博阴阳我:“这是我梦中的孩子,请某人远离!”我:你的孩子?那我是谁?当天,大满贯影帝艾特我:“老婆你快回来,我搞不定儿子!”

  • 糊咖影帝老公曝光了

    糊咖影帝老公曝光了

    作者: 夕月

    我在娱乐圈多年大家都怀疑我X冷淡。却在首次参加节目上因借钱游戏露了馅。接通备注老公的电话:“宝贝,你没钱了?咱家的钱不都是你管着吗?”一语惊起,男人接着说:“老公这里还有点私房钱,你晚上主动点都给你!”全网炸了,我不仅是gay还是下面那个。

  • 影帝老公的专宠

    影帝老公的专宠

    作者: 李树3

    我是全网最黑的练习生,被邀请参加一款宫斗综艺。就在一群贵妃,拿着各种“证据”指控我,准备把我“干掉”的时候,扮演“皇上”的影帝老公出场了:“为了弥补绾绾心里的创伤,今夜就由绾绾侍寝吧。”我:?全网:!

  • 嗨我的霸道影帝老公

    嗨我的霸道影帝老公

    作者: 佚名

    桑栩栩和苏羽木那套神图一出,局势瞬间反转了。但凡是个脑子正常的人,都能看出眼神的不同。桑栩栩有些诧异,没想到杂志的工作人员竟然站出来说话了。

  • 我被影帝老公按住求补偿

    我被影帝老公按住求补偿

    作者: 天天故事社

    我被公司安排和网友连麦。被折磨了一个小时后,网友提问。「隐婚的明星有哪些?」「周茉秦辞。」我!!!周茉是我这个十八线,秦辞是大满贯影帝。我刚要开口狡辩。下一秒,直播间炸了......

  • 高冷傲娇影帝老公

    高冷傲娇影帝老公

    作者: 林非颜

    「非颜,出来逛街啊,咱姐妹多久没逛过街了?大忙人啊你。」电话那头,闺蜜姚颖声音懒懒,吊儿郎当的。我叹一口气:「忙。」忙着和陆执离婚。结婚三年,这日子太平淡了。平淡得每天早上的早安吻,都没法让我心生波澜。陆执还是那个让全网尖叫,女友粉上亿的影帝。

  • 双顶流:影帝老公是个偏执狂

    双顶流:影帝老公是个偏执狂

    作者: 炎小熙

    #迟郁纪南柚新婚夜直播![爆]#双欲CP时隔三年合体![爆]#达咩不可以色色[沸]距离直播还有十二个小时。纪南柚躺在床上看到CP粉们开始兴奋地倒计时打卡了。她整个人有一种社死被全网围观的既视感。“不不不,迟郁不可能会来的!”纪南柚想到迟郁,尴尬得想原地去世。

  • 影帝老公超给力

    影帝老公超给力

    作者: 小虫儿

    他是红遍大江南北,顶着“影帝”光环,众人眼中高冷的男神、国民老公。她是与他同吃同喝同住同工作的经纪人,以及妻子。不过是忍不住偷偷在化妆间亲了下她被人偷拍,竟然就这么黑了三天的脸!还不准碰她!太过分了!受够了当地下丈夫的滋味了!他决定——要公开!顶着微博加V的大号,他默默的把她之前在微博下面的留言点了...

  • 影帝老公今天演技不在线

    影帝老公今天演技不在线

    作者: 公子墨

    人人都知道,牧墨修有一个曾深爱不已的白月光初恋。时隔多年,他又写了一首关于初恋的歌,记者纷纷访问是否已经和初恋和好。他冷淡说:“这首歌,只是对曾经最后一次缅怀,再无其他。”秦桑看着他的采访,忆起当年,原来,沉溺在这段感情中的,始终只有她一人。一转身,她在他面前毫不犹豫的甩出离婚协议。有媒体问:“据说秦桑最近传出和某影帝即将步入婚姻礼堂,你怎么看待这事?”他面对镜头冷笑:“知道重婚罪判几年吗?”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